Social背後也可以有悅耳的理由

Social背後也可以有悅耳的理由

「該不該social?」這個問題我思考了十年之久。中學時期,我不要social,因為要顯得與人不同,感覺做被動者「型」一點。多人聚會時,我就拿一杯飲料站在角落,獨自看別人談笑風生。從不主動加別人Facebook,儘管對對方很有興趣,很希望和對方保持聯絡,但事關懶型大事,還是矜持一點。

初進大學,突然充滿著某種交朋結友的決心,一時昏了頭腦,碰見人類便可以social一番,聊夠十句便要問對方電話幾號,一時間手機裹的聯絡人列表以驚人之勢猛地增長,直至有一天我發現自己再沒有力氣問出「你電話幾多號」這些在談話中顯得無比突兀的問題,我開始對social生厭。更準確來說,我是討厭那個在別人眼中或許顯得厚臉皮、不知好歹、一廂情願的自己。

於是我便閉嘴了,對social的抗拒更甚於中學時,甚至生出一種恐懼,只要和陌生人、不熟識的人聊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便會緊張而疲累,漸漸連話題也不願開展。

如是者自閉了約莫半年,某天看著家樓下的風景,橫看豎看,硬是欠了一點東西,只覺寂寞無比。定睛看著安靜卻不安分的花草,始覺如此的風景圖漏畫了人。平日看著吵鬧而欠缺一種靜態的美的人,原來在同樣作為人的我的心中如此不可或缺。而那種價值並非屬於功能性的,乃是屬於美與感知那邊。我在那一刻誇張地恍然大悟,生為人,「人」才是生命中最不能錯過的風景,無論醜陋與美好,淺薄與深沉,都要一一看過,才算無憾。以人話表達的話,便是我內心八卦,始終愛聽關於人的任何故事。

Social者,不一定只是為未來的利益籌謀,所以我重新放任那個social的自己,即使在別人看來未必討好。

鹽症患者

鹽症患者

心靈上的痛楚會沉澱結晶。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人際社交

Related Articles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一)

<本故事為原創虛構故事> 從前,有一個拐

放榜前的最後聚會

其實明天結果是如何,我們都心裏有數,不會

《浮士德》簡評

尤記得去年,香港有部甚有口碑的電影名為《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