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y for France.

Pray for France.

在法國面臨驚世恐襲後,我們應該反思,為何激進分子只針對法國?

法國今年之內已經歷了數起大型襲擊,到底是法國情報系統的責任,還是社會出了問題?我推測法國將成為西方世界中受恐襲最頻繁的國家,其實主因在歐洲國家尚未從一百年前的民族國家到今天的移民國家中調適過來。這種心態上的調整,考驗的不單是法國政治家的智慧,也考驗著平民的胸懷。

巴黎,美麗與浪漫之都,其實一點也不浪漫。筆者在羅浮宮欣賞過由畫家François Dubois所繪的一幅名畫,內容是講述聖巴聖巴托羅繆之夜。當年是中世紀天主教和基督教宗教戰爭的末期,雙方打得筋疲力盡,準備議和。天主教的瑪歌公主和胡格諾教派(基督教的一支)在巴黎舉行婚禮,標誌著在法蘭西的土地上的宗教大和解,但當時法國掌權的凱薩琳•麥迪奇太后和吉斯公爵說服其兒子,法王查理九世執行了針對胡格諾教徒的大屠殺。那時巴黎簡直被鮮血浸泡著,即便是羅浮宮,空氣中也洋溢了血腥的味道。根據文獻推測估計有數千人甚至數萬人遇害,這是多麼沉重歷史教訓。這事件在歐洲做成天主教徒和新教徒長時間的對立,至今尚未完全消彌。

作為一個研究歷史和地緣政治多年的業餘興趣者,我從來都不覺得巴黎浪漫,因為浮華的背後,是由人骨和鮮血築成,歐洲的故事、歐洲的歷史,是由鮮血一筆一筆寫成,雖說世界和平難以完全實現,但也希望俗世界能多些包容,少點殺戮。

諸葛孔明

諸葛孔明

筆者能文好史,喜愛旅遊和閱讀,希望將國際戰略融入日常生活中,對問題有獨特看法,以「醫身難,治國更難;病難測,人心更難測」為宗旨,分析思考。


Related Articles

南海仲裁案的背後之二

上回:南海仲裁案的背後之一 現在主要說一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六)

上回: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五)

又遇著扮聾人籌款騙子?一招等佢自己收皮

大家有無試過,喺火車站外面,比一D自稱乜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