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又如何

MK又如何

每次聽見「MK」這個形容詞,回首一看,說話的人都是露出鄙夷的目光,又或是痛快地恥笑著那個MK的人或事。我並不是要說他們怎樣不尊重別人,因為我和他們都一樣,覺得MK「好柒」、「好無質感」、「樣衰到唔敢睇」。

小時候覺得MK妹慘不忍睹,偏偏在那個年紀,身邊總會有幾個MK的女生,當她們在online game上認親認戚,再在3男2女交個無業男友,偷偷和他上過床後跑來姊妹堆中哭哭啼啼時,我看著那充滿稚氣的臉孔,說出各種現在我們命名為孤泣情深的愛情金句,幾乎不耐煩得要憎惡這些人。後來年紀漸長,開始意識到過份花力氣地厭惡別人也是一種幼稚的行為,便開始釋懷,也覺得MK 堆中有好人。可是老實說,比起真心去認同別人的生活方式,倒不如說我要維護自己那大愛和價值觀開放的形象。人是有喜惡的,有偏好的,有習性的,對於那些自己不願做的事,頂多不去攻擊,你若說「其實我覺得那樣也很好」,就太過虛偽了。

從這樣的自己身上,我感受到MK仔女的單純,不獨是MK,還是各種在「常人」眼中不可思議的族群,像cosplayer(老實說也只有在香港他們才顯得另類),他們對事物的熱情如烈火般燒著,不需要誰的認同。別人不理解不是一股阻力,別人理解也不是一股助力,這才造就了那份喜愛的純粹。我們都怕柒、怕不好看,很多人因為看起上來「型」才去喜歡一些東西,這也沒有什麼不好,只是略遜於MK精神了。

日本人稱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的人作「電波族」,很多人覺得他們很可悲,因為他們對自己的另類不自知,甚至樂在其中。然而,難道擅自憐憫他們的那些「正常人」就不可悲嗎?每天憎惡著自己身處的社會,卻為自己能夠融入它而沾沾自喜。

我在想,當大家指責電波族們只會逃避時,是不是代表我們之所以留下來,是因為深知現實殘酷到,我們一旦逃避了一個回合便不敢再上場比賽呢?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到底是 5+5+5 還是 3+3+3+3+3?

這問題提起的爭拗是 5×3 到底是 5+

天下無不是之父母?

「我很小的時候便有過一次瀕死經驗,在七八

我是厭孩協會會員

不知哪來的這麼多病。 一直--也忘了從何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