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 愛與痛的熱吻

[LGBT] 愛與痛的熱吻

目前為止,我的人生裏曾經有兩個同性伴侶。

一個因為很愛,一個為了不再愛。

很愛的那個是我的初戀,我卻沒有向她獻出我的全部身體。

不愛的那個,我和她在一起,為了瘋狂地忘記很愛的那個,我和她能做的都做了。

 

初戀的時候,在我心目中我的對象神聖不可侵犯,跟她在一齊的時候,我連自慰都戒掉了,為了保持我的靈魂純潔,好讓我配得上如此深愛的她。

第一次和她濕吻時,我覺得我整個靈魂都付託給她了,那一次我們在一格女廁裏,我還記得那時廁所裏循環播放著〈我真的受傷了〉的midi版。兩個十六七的女生鎖在門裏,內心強忍許久的愛意卻在一剎那間從禁錮中釋放出來。其實那一次我才知道,法式濕吻不是像我在電影裏看見的兩個人莫名其妙地一邊親嘴一邊把頭扭來扭去,而是把舌頭伸到對方温熱潮濕的嘴唇裏面去。

自那一次,我的初戀教曉了我濕吻時,我更加不可自拔地愛上她。我一直以為,這個叫「法式濕吻」的接吻方式,有謎一樣的魔力,可以令人迷了心竅,瘋狂狂熱地愛上對方。在初吻發生的幾天後,我因為血糖低昏倒了,在送去醫院時的那程救護車上,我看著那台顯示我心跳的機器,當時我想起的是,到底令我如此銷魂的初吻,值得讓我心跳加快多少。也許對一個初戀的少女而言,愛情總是比一切重要。

我和她在情慾上,像兩頭懵懂的小野獸,印象中酷酷的她,雖然心底裏對我還是有一些慾望,但是總是覺得性是不潔的,而我雖然表現得比她更內斂含蓄,但我覺得性是愛的一種,只要我愛你,你也愛我,那麼兩個人之間的性便平常不過。我總是期待著,她總是退卻著。我只要稍皺眉頭,她便不再繼續,她說她覺得我皺眉讓她心疼不忍,我卻恨不得她吞併我整個身子。

當時我們覺得用手指進入對方的身體是一件天大的事,甚至隆重其事地允諾,等到考完公開試後,我們去台灣時,我再把身體奉獻給她。承諾的份量,包括了我對性的未知,也包括了向來怕痛的我,對痛的忍隱。因為隆重的儀式總要包括犧牲才會神聖,我想。

 

很傻吧,那時候。

 

遺憾地,當時我們除了不懂性,也不懂愛。兩團熊熊烈火最終燒傷了對方,我們沒有熬到畢業旅行,甚至連公開試都還沒來臨,我們便分開了。

傷心落魄萎縻的我為了忘記她,我行屍走肉、來者不拒地和幾個追求者在一起過,沒有親吻,更遑論更親密的舉動。我試過愛上他們,卻每每事與願違。後來我把這一切歸咎為我沒有和她以外的人親吻,那有著魔力一樣的親吻。

我和另一個女生交往了,就是一開始提到的另一個。我和她很自然地如我心裏預演過那樣,我們親吻了,舌頭和舌頭交疊,可是魔法卻失靈了,為甚麼?為甚麼失靈?那感覺像掀到王子親吻白雪公主的那一頁,你期待著公主甦醒,再翻下一頁,公主的雙瞼依然闔著,你疑惑了,你拼命往下翻,一頁又一頁,卻都是同一幕,公主依然昏睡,你不依不饒,繼續拼死命地翻,卻一頁一頁地墮進在無盡的黑暗之中。

然後,我喪心病狂了,我像一個賭徒一樣,虧了吻,然後我選擇賠上了我的身體。我認定一定是我付出得不夠多,不夠把那個初戀記憶洗刷走。於是我輕易地讓她進入我的身體,那個曾經我許諾過公開考試過後,去台灣旅遊才給的身體。承諾貶值,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我在她的身體下喘著氣,看著眼前的人,忽爾心神恍惚起來,原來那個她,已經離我那麼遠了啊。她和她的五官,我怎麼看都不能拼揍在一齊。為甚麼,眼前有過至親的肌膚接觸的人,不能也令我心馳神往呢?

 

對的,魔法依舊沒有發生。

原來,那個吻沒有魔法,有魔法的,是我當初愛她的那顆心。

「我的心真的受傷了——」那時我很愛她,她很愛我。

 

一個吻,封存了一個世界。

濃茶

濃茶

寫性,享受性。 寫性是為了讓更多人知道性平常不過。 女人愛性也在情理之中。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同性戀失戀女同志情慾愛情

Related Articles

你不得不知的「五大必看美國經典同志電視影集」

「我可能不會愛你」在台灣金鐘獎奪得多項大

當有人話出左Pool,你有無confirm下對方係男定女?

呢幾年,幾乎日日會見到同性戀相關既報導啊

奧斯汀的媒體研究室- Gay TV

很多女生最喜歡詢問Gay朋友的一個問題-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