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A的終極意義

GPA的終極意義

每逢和朋友聊起GPA的話題,總是相當尷尬,感覺就像請朋友來家中吃自己煮的菜,菜一端上來,明明一看就知道難吃,朋友們還是要給面子交足戲,瞪大眼睛大叫「哇,好似好好食喎」。然後,當我坦然又帶點自嘲般說出超低的數值後,周遭便陷入一片沉默,然後便會有安慰的聲音說:

「GPA浮雲黎姐!」

「我識勁多人唔過二,無Hon畢業,咪又係照搵到工搵到錢」

「係囉,老細根本唔會睇GPA」

OK,在這刻我會確確切切地感受到眼前這些人其實很重視GPA,因為他們那麼努力地安撫眼前這個爛GPA的可憐人,好像當事人已經傷心得痛哭流涕不能自已。而在發表過「GPA不過是每個SEM最後一篤排泄物一樣的存在」的偉大演講後,換個場合,例如在某個Canteen中,他們便會一邊吃著廿蚊兩餸飯,一邊有點惋惜地說「啊邊個今個SEM二都唔過,都唔知佢grad唔grad到……」

首先多謝這些親愛的友人的關心。實際上,我才是那個真正深信GPA如浮雲以及背後各種論據的人,甚至暗暗不屑那些為GPA生為GPA亡的人。因為發現讀的科不適合自己,便自行出外報讀其他課程,瘋狂走堂處理額外的功課、活動和工作,花在課外的時間遠比花在課內的多幾倍,所以爛Grade也爛得格外理直氣壯,但這種安心只是因為從頭到尾在單一思維的框框中打轉。

去年暑假時暫離校園實習,不時坐車到處奔走,難免想到畢業後的事。對於面試時坐在自己對面的人來說,印在CV上低得搶眼的GPA數值,便是四年大學生涯的總結,就像人總會按陌生人的外表猜測他是怎樣的人一樣無可奈何。如果面試官不太客氣,可能會問:「為什麼你的成績這麼差?」我當然可以用無限個理由,像是忙著唸其他課程、學習課外的東西、兼職等來推搪,尤其若 CV上有很多亮眼的項目足以蓋過GPA這個瑕疵;我也可以不用介懷別人怎麼看,只管找下一份工,反正這個問題很可能只佔考卷的5%,並不會把我趕盡殺絕。但問題是反問自己,我真的有忙到沒時間讀書的地步嗎?不,我仍然有很多頹Hea的時候。選錯科,就能理所當然不讀書嗎?不,即使不可能爆四,不時考個B range也是能力範圍內,每次又C又D明顯是極頹吧。

無論我如何淡泊名利,或蔑視別人的評價,或看輕GPA與就業的關係,GPA還是有額外的微妙的意義的,老套一點說,它算是學生的責任,但責任不等於包袱。沒有誰有責任費盡心思去爆四爆三點五,或者死守過三,但每個學生都有責任令他的GPA不要低得太離譜,所謂的「譜」,是每個人按照自己的情況設在不同位置的底線。GPA畢竟只是死板的指標,即使你多熱愛那科多勤勉,也可能考得不好,但至少不可能每次都在不合格邊緣。如果讀書只是多個生活重心中渺小的一個,底線自然會設得底一點。

我看GPA,就是死守低線,不盲目高追。只是希望到畢業之時,即使它不是光彩的結晶,也不會成為回憶中不想觸碰的舊傷。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CVGPA大學

Related Articles

申請被拒,不意外…因為我不夠好?

在東方,我們從小就被培養謙虛的觀念,千錯

十種神憎鬼厭既Free-rider

人一世物一世,點都要同free-ride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