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放榜系列] 由得我撞板啦

[DSE放榜系列] 由得我撞板啦

肥仔(化名)早在考試前已經放棄了。很多場考試也沒有去考。連一頁書也沒有翻過。他覺得缺席和U/1一樣,「咁無謂嘥我時間啦」。他甚至有考慮過不報名JUPAS,不過礙於父母對他的成績還有幻想,所以逼他報名了。

最後肥仔毫無懸念地1了。不是每科1了,是六科合共一分。他沒有傷心,沒有自責,沒有羞恥。反正事情就是這樣。

肥仔的成績一直都強差人意,更是班上的問題兒童,見家長是等閒事。早在中二,已經有老師跟肥仔說,不如退學,去學一門技能可能會更適合他。肥仔覺得這番話實在太有道理了,也自覺讀下去他也不會改變,遂向家裡的人提出退學的要求。這話一出,家裡立時亂哄哄。爸爸大罵那老師不過是希望把班的平均成績提高,而媽媽則激動得打算翌日回校,當面斥責那位老師不知所謂。最後,在爸媽的強烈反對下,事情就無限擱置了。

肥仔不覺得自己不讀書有什麼問題。雖然他不讀書,不代表他是個不事生產的廢物。中三的時候,他就開始工作,出去兼職,自己賺自己的零錢。不過,他也承認因為自己「大花筒」,偶爾也有向爸媽拿錢。更重要的是,他覺得家裡已經有一個會讀書的姐姐。一個家有一個這樣的「標準小孩」,足夠了。爸媽要在親戚面前爭光炫耀,也有材料了。家裡人不需要他發大財,他也不求要發大財,他只要能搞定自己,再給一下家用,就行了。不讀書不是一個問題。

同時,肥仔也明白到,一直而來,家人的要求並不高。只要他有真的有努力過便可。在初升高中的時候,姐姐更跟他說,不喜讀書,行,她不求他努力讀六科考大學,只要他去讀中英數三科就可以了。如果成績可以,她請他畢業去旅行。肥仔姐姐不盲目覺得成績等於一切,但覺得他基本能力不足。姐姐的謀算是只要語言能力可以,為人正正常常,將來不致「乞食」,而且如果他朝有日肥仔要回頭讀書,也可以很快追上進度。但肥仔姐姐真的是低估了他對讀書的討厭。最後肥仔還是依然固我地不讀書。

到了中六的時候,只有肥仔媽還在日唸夜唸,說什麼「知識改變命運」、「如果現在不讀書,將來只能像爸去做地盤」之類的。爸爸已經不管了,他相信只要肥仔真正初出茅廬,不像以前「賺錢買花戴」,捱一下苦便會改變,「到時咪識死囉」。

而肥他的回應是「由得我撞板啦!」

肥仔很清楚自己,沒人能逼他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如果在心態沒變的情況下,就算被他僥倖考上了,也是一樣,就像過去般浪費時間,還延遲了自己找工賺錢的機會。他眼見很多人讀完那些高級文憑/副學士/職業課程,最後還不一樣,沒有優勢,做些低薪工作。再者,雖然口裡跟家裡人說讓他吃苦去,肥仔心裡並不認為自己將來生活會有問題,他自問不笨,讀不成書純粹是因為他不喜歡,他還認定自己會過得不錯。

肥仔現在的打算是去熟人那裡做貨車司機,估計每月能賺個萬五、萬六,然後看看自己出一輛車做自由工,或者儲筆錢去開個小店什麼的,暫時未有很清楚的計劃。剛畢業二三年內,每月能賺萬五的話,日子應該還行。

家人聽了他的決定後,紛紛慫恿他不如做地盤工。一則是更賺錢,二則是私心覺得這個硬板會撞得比較痛,人比較容易清醒。肥仔二話不說就拒絕了,他又不是呆子,怎麼會看不出家裡人在想什麼。

肥仔一直我行我素地走自己的路,心裡一部分覺得自己可以自覓出路,一部分也不完全否定自己大概真的會撞板。但他不害怕失敗。大不了,一年後發現自己走到死胡同了,再去夜校重讀中五六吧,起碼考個5科合格,再看看可以如何吧。或許,就算沒有走到死胡同,他還是會去讀一下夜校,萬一現在的公司要倒閉,也有點保障。但一切都是觀望中,世事總在變,而他還年輕。

如果家裡有一個像肥仔的應屆畢業生,也許最正確的對待態度可能如肥他姐姐說:「你要死,我唔會阻係你面前,但你要人幫,我會幫你。」就算你對他的想法/打算不盡然同意,甚至是蔑視,又如何,反正要管,管不了。硬要操心,只會費心神而無功。

CL

CL

喧嘩特約記者。 如果你有任何故事希望與喧嘩分享,可經電郵聯絡本人。 clinblablabla@gmail.com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DSE放榜

Related Articles

[都市狂言系列] 你知唔知自己做緊咩?

大學生害怕畢業投身社會,不一定是想躲懶,

[DSE放榜系列] 到台灣升學的故事

DSE放榜後,除了升讀本地大學及報讀本地

來一場私補界的革命- G-lab伽利略研究所

補習對很多大學生來說只是一種斂財方法,很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