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向哥哥致敬

1/4 向哥哥致敬

1/4,是愚人節,也是張國榮的死忌。喧嘩收集了三篇哥哥主演電影的影評,讓大家回憶電影中的那個他。

「黎耀輝與何寶榮,他們其實並不需要是一對同性戀人,因為他們的故事即使放在異性戀的世界中,也是十分耳熟能詳:爭吵不斷卻又互相依賴,離離合合的盡頭是永遠的分離。可是我很願意相信王導並沒有消費同性戀,因為黎何兩人相處間之暴烈、澎湃與赤裸並非一般異性戀人可比,這或許就是大家常說的「感覺」那一部份吧。

何寶榮是一個無賴,是那種在朋友的閒談中出場率很高且令大家敢怒不敢言的人物,而實際上你跟他說也沒有用,因為他無恥地仗恃著他的終極武器──黎耀輝的愛──為所欲為。「好悶」、「我鍾意啊」、「不如我地由頭黎過」這些對白沒有道理,卻很有說服力。黎耀輝並不是何寶榮的相反,他也不是受害者,他只是經常性處於這段關係中的弱勢。表面上他不斷被何寶榮剝削,暗地里何寶榮卻滿足了他的情感索求。如此看來,感情真是你情我願,很公平的。撇開二人微妙的權力分配,看那纏綿的探戈、曖昧的嗔罵、柔聲的哄騙,這段愛情,快樂。」——裹核 《春光乍洩:Let’s happy together!》

「程蝶衣的一生,是從他被師兄痛斥後才開始的。成了蝶衣,卻別了小豆子。程蝶衣最後的結局,是因為他始終相信他所選擇的,就是他是虞姬。因為相信,他深陷,一生濃重瑰麗。淒美地殞落,和平凡地生存,兩種結局,其實很近也很遠。要怪的不是命運不是菊仙不是段小樓不是日軍甚麼都不是,這一切是程蝶衣的選擇。」——泠然《霸王別姬:執迷相信是深陷之始》

「結局沒有料想中淒美得淋漓盡致,十二少沒有再次輕生,隨如花而去,而是回到生活的正軌,娶了該娶的妻,繼承了家業。前塵如夢,彷若隔世。如花,恐怕只是十二少年少輕狂時作過一場美麗而帶愧疚的夢。十二少的生,使如花的死,悲劇得無以復加。」——泠然《胭脂扣: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以上均獲作者授權轉載

喧嘩特稿

喧嘩特稿

喧嘩官方專用喉舌。



Related Articles

徵收稿件

我們取名喧嘩,希望建立集結不同聲音的平台

關於喧嘩

為何取名為喧嘩?創辦團隊當初選擇這名字,

業務合作

喧嘩歡迎各位成為共同合作夥伴,形式包括各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