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廢青在柏林(四)]被人炒又有咩好怕喎

[香港廢青在柏林(四)]被人炒又有咩好怕喎

德文好廢又只是剛畢業的我基本上沒什麼工作選擇。初來報到當然都想找一些有趣的工作,花了很多時間像在香港一樣上job board找工作,招聘會去過,面試也去過,結果當然是沒有回音。此後我開始覺得工作不比假期重要,尤其在德國,工作只是賺一點點旅費的手段,別以為可以像在澳洲一樣賺到盤滿缽滿,因為你還要交好多好多稅嫁。如果你和我一樣不介意做一些沒什麼營養但可以鍛鍊意志的工作,可以放心來柏林,每天都有中餐館在找人。

不過找工作雖不難,真的做起來倒是挺吃力的。我本來在家也有做家務,但為人比較龜毛,不擦得一塵不染便渾身不舒服,這竟然成了工作的障礙。一開始我在一家小店的廚房幫過忙,小小的廚房中老闆近距離看著你怎樣工作,很大壓力,整天被說動作慢,結果只做了三天。接著是替一個中國家庭照看孩子。見工時他們十分友善,唯一要求就是要我搬進他們家,「你就把自己當作這個家的一份子」,那時找工作找得有點累,倒真衝動答應了。結果因為同住,工作的界線很模糊,薪金也難以計算,最後鬧得很不愉快。像掃地,垃圾中也有你一份,那算是幫忙還是工作呢?所以奉勸大家,不到走投無路都不要做live in的工作,尤其這裡的中國人都不愛擬合約。

這份Babysitter的工作把我弄得狼狽,退了之前的房子,無家可歸。然而通常黑仔到一個點就會看見希望,被下逐客令的第二天我便找到新房,又遇上最好最好的housemates,和他們成了超好的朋友。對亞洲文化有興趣的歐洲人固然很多,但很多都只是停留於幻想,實際對亞洲一知半解。但我遇上的這個愛爾蘭女生,她cosplay、讀一點日文、知道很多日本的樂隊、懂得有質素的Kpop、通曉中日韓的政治和歷史。初遇的晚上,我們聊音樂、攝影、政治、歷史,還有一塌糊塗的過去。知道我喜歡Lana Del Rey,她藉口和男友商量事情,偷偷把自己房間的Lana海報貼在我房間的牆上。那晚聊到半夜三四點,我收了她一大堆禮物,明信片、面膜(韓國面膜lol)、筆記本,和一本講Exposure的攝影書。後來她說我工作辛苦,自己把家清潔了一遍,又送我朱古力,叫我多吃一點(其實我已經是一天四五餐的狀態……)。如果那家人不炒我,我還在過不能出夜街,整天假扮乖乖姐姐的生活,而不是和我親愛的Housemates喝燒酒、開House Party、聊破爛人生。後來我去了另一家中餐館做,雖然工作比照顧小孩辛苦很多,在中國人圈子工作也有很多看不慣的事,但這個時候你會發現,自由可貴。

20160731_03
至於是看不慣什麼,下次再說。但話說在前頭,廚房大叔們常常勸誡我「不要找外國老公,很難處得來的,文化都不同」,而我心裏想的是,我與你們的文化差異或許要比與德國人還要多。

被炒後那幾天,受到一位香港朋友的很多幫助,又一起到Wannsee Picnic。

20160731_01

Wannsee離柏林市中心約45分鐘車程,是鐵路總站,來回很方便。

20160731_02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羅馬遊記之三: 在許願池許下一生的願

但凡來到羅馬,沒有人會錯過許願池。 許願

紅場.紅牆

說起俄羅斯的「地標」,人們第一時間一定會

千本鳥居有神靈:京都府伏見稻荷大社

沒有到不了的山頂,只有走與不走的決心 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