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廢青在柏林(二)]德國人人都是本土派

[香港廢青在柏林(二)]德國人人都是本土派

來到在德國理論上最「國際」的城市柏林,發現她不及香港「國際」後,第一個感覺不是德國人排外,而是香港人也太迎外。

當你以一個擺明是外國人的臉孔走進任何店鋪和餐廳,甚至部份旅遊景點,每個人都是擺出一副篤定的表情跟你說德文,而且語速相當快。這無疑會令我們這種外來人口感受到壓力,尤其是即使是到政府部門和銀行辦事,職員都堅持用德文問你問題,然後當你一臉狐疑,才微微(仔細看是有)反一個白眼,懶洋洋地說一個英文名詞,然後又轉回德文頻道。當然,所有文件都是德文的,德文字典已經不夠用了,從到埗第一天到現在,我就沒有關過電腦上的Google translate頁面,更不用說交通工具上的指示。英文是國際語言?Bullshit!說到這裡,如果柏林是一間公司,你肯定已經在轟炸他們的投訴熱線,大罵「有無搞錯,虧你地仲話自己係咩國際城市,英文都無算點」。但沉靜下來一想,我們不過是在香港生活太久,被這種「邊度都一定要有英文」的文化洗腦,甚至覺得沒有英文版本就是落後、老土、沒文化的象徵,英文當然是國際語言,但它並非每個國家的第一語言/法定語言啊。

IMG-20160614-WA0002

Warschauerstrasse車站 — 一條酒吧與夜店林立的夜蒲之街,同時有很多出色的街頭音樂人駐場

記得之前和朋友去這裡一家很有名的酒吧喝酒,朋友(被我逼去)示範搭訕,搭回來一中年英國佬。大家兩杯黃湯下肚,他開始一臉認真地鳩噏,說「everyone in the world speaks English」,以至他見過的每個德國人、每個越南人、每個韓國人,甚至每個日本人和中國人都speaks fucking English,我雖感不可思議,但還是很認真地反駁。後來離開的時候,朋友才跟我說,搭訕就係咁,大家鬥鳩噏,我才明白那不過是英式幽默。但在香港,我們確實有種根深蒂固的觀念,覺得能說英文的人較優秀,這可能是英國人留給我們的幽默。

IMG-20160614-WA0003

和中年英國佬搭訕的酒吧Monkey Bar,景一流,外有陽台。無入場費,極多人,叫一杯酒可能要等半個小時,等待時請準備與搭訕的叔叔social。

在這裡,會和你主動而友好地說英文的,通常是在市集裹努力做生意的小店店主,或是看中你身上某些潛力的異性。我也有碰過在超市中主動用中文問我「需要幫忙嗎」的女生,和朋友討論,覺得100%是個正在學中文的女生,兩人越說越氣憤,後悔怎麼沒反搭訕!說起學中文,我在這邊採訪過幾位男性朋友,他們異口同聲表示:學中文!?德國妹都在迷KPOP,寧願學韓文,嫁個OPPA啦!(經我亂估,妒忌無誤:D)

IMG-20160614-WA0005

友人的友人推薦的,位於Rathausstrasse的德菜餐廳,內有躁底女侍應,一流。忠告:別在這邊的德國餐廳亂點飯

崇洋觀念之深,可見於我們的語言習慣。我們往往說「識唔識講英文」,不說「講唔講英文」,就算「唔講英文」,也要補一句「我識,只係我唔講姐」。嗯⋯⋯其實說穿了,英文不過是一種語言,就像德文也是,你能說好德文,只是方便生活,不再像個文盲,若有人要歧視你是亞洲人,懂德文也不能使你看著高尚一點。不懂德文的我,找工作時強烈感到自己是零。因為他們找一個清潔工或一個洗碗工,總不會找一個說「國際語言」的,對工作無用之餘,也因為他們自己都不愛說英文啊!而要求你要說英文的文書工作,很多都需要懂德文或其他歐洲語言。不過,有種語言是跨越國界的,就是電腦語言。我天天泡在求職網,超過六成的工作都在找IT人。所以像我,女生、不懂德文、不是IT界人、討厭小孩與動物,唯一出路只有在中餐館做一些輕活。

結論:不要再管那些使你有入鄉隨俗壓力的文章,說令你舒服的語言吧。對很多服務行業人員而言,你努力而笨拙地嘗試說德文,並不會令他們欣賞,只是會不耐煩。在練德文之前,請先付錢和拿走你的東西!

IMG-20160614-WA0004

東柏林中心Alexanderplatz時有大型活動/市集,這是非洲文化節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Nj你真識食攻略】新加坡叫雞初體驗

話說係人都知我去咗新加坡,啲嘢食正到呢,

幾乎被犀牛撞飛的動物園管理員-瑪莎

我和瑪莎的相遇非常有趣。 那時我剛結束了

不過是一個座位

去台北旅遊,沒什麼特別值得介紹的,甚至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