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醫的定位問題(下)

香港中醫的定位問題(下)

上回: 香港中醫的定位問題(上)

 

其實我們在反思香港中醫被壓制的時候,忘記了同時反思香港的醫療制度。

香港一直標榜自己擁有國際級的醫療水準,和鄰近地區相比,我想沒有人反對,可是香港醫療制度存在著重要缺陷,而蒙在鼓裡的我們卻認為理所當然。在外國,醫生和allied health之間分工清晰,如有病當然找醫生,對藥物有所疑問嗎?對不起,請找藥劑師。如果中風後要復康,自己找物理治療師。而香港人習慣和健康有關的,事無大小,甚至藥物一日食幾次,也要問醫生。而同時,政策上又不停向西醫傾斜。在外國,allied health 和醫生、護士是比較平等的,只是負責範圍不同,但香港,allied health和護士如變成醫生的下屬了。

討論起中西醫之爭,無論中醫西醫都自站在自己立場,用醫學療效討論,但現在談公共醫療政策就不只這樣簡單。為何西醫在香港處絕對強勢,無關西醫手術叻,設備先進等,而是其掌握了資源分配的權力。這無關醫學,只關政治。當一個國家、組織、團體掌握了資源再分配能力,其必然是霸權。

這是我為什麼不將中西醫地位比喻為弱勢公司和強勢公司之爭,而是中美兩國博弈(公司電視台是市場法則下的汰弱留強),在宏觀角度下,美國掌了世界資源再分配的公權力,能操縱所有國際組織(國際銀行、IMF主席都是美國人,同理,香港一切醫療有關發展小組主持都是西醫)

在現存處境下,要麼繼續閉關自守,要麼暫時接受「西醫指派角色」。在談香港中醫如何發展之前,先睇睇中國過去廿十年是如何發展。改革開放,其實就是融入「美國主導的俱樂部」為美國秩序服務。中國在過去廿年提升的不單是經濟,更核心是技術。技術和人材是富國強兵利器,事實是中國沒有融入世界俱樂部,是不可能有此成就的,而中國的第二次產業革命是在美國技術幫忙下完成的。當然發展的過程中浮現很多問題,但至少比閉關鎖國富有,重要的是利用外國技術以完善自己生產體系。中國發展到了樽頸位,能否吸收外國新技術,並為我所用,是中國能否進一步向前的關鍵。那麼中醫又怎樣?

中醫融入公營為大勢所趨,但我認為不可避免要放棄一些中醫特色而沾了現代醫學色彩。當然不是要全盤西化,但如完全閉關自己,無法吸收新技術,對中醫的發展有害無利。而且中醫故然可以像以往一樣,停留在民間醫學層面。但這樣永遠都只可停留在基層醫療,無法進入第二、三層醫療領域,也無法接觸危重證和奇難雜病,對提升臨床療效也不是好事。

未來十年是中醫發展的黃金時間。我們要善用公營醫療的資源,不斷提升自己的臨床水平,也要完善自己一整套教育、實習、培訓和考核體系。

我們追求的是中醫界的「改革開放」而非「洋務運動」

「洋務運動」,「改革開放」都是向西方學習,但兩者有本質性分別。清末洋務運動是拿來主義,純粹把西方文明中的物質層面的東西拿來,卻沒有用西方技術完善自己民族工業,骨子裡仍是閉自守所以失敗收場。而改革開放卻是將中國主動融入到世界,以國外技術完善國內生產線和提升生產水平。因此與其像洋務運動,把西方醫學檢查治療手段拿來,加上一個中醫治療而變成中醫院,弄出個做手術的中醫眼科、中醫五官科等,我贊成像現行建議,針對中醫優勢病種和科別(如針灸、癌症專科、痛症、中風、皮膚病)這些都是經過科研證實,有數據可查(有些同業對以科學方法驗證中醫不以為然,在此小弟下篇將講述循證中醫學,還原論和應該用甚麼方法去衡量一個醫學,中醫西醫又應該怎樣表述,才能被人接受),以中醫院為機遇,完善中醫的專科(中醫專科,住院尤為重要。基層醫療你可不入病房,但專科則一定要入病房,才可加深對該病種認識)

因此放棄一些中醫不擅長科目,暫時接受在公營醫療中的角色是一個可行辦法。但融入世界的同時,不停完善和發展自己才是硬道理。

而中醫地位,在現實環境下,不妨接受在西醫之下,但又獨立於護士和allied health的角色

諸葛孔明

諸葛孔明

筆者能文好史,喜愛旅遊和閱讀,希望將國際戰略融入日常生活中,對問題有獨特看法,以「醫身難,治國更難;病難測,人心更難測」為宗旨,分析思考。


Related Articles

從《狼圖騰》看披著羊皮的狼文化

《狼圖騰》是大陸作家姜戎於2005年出版

下一代真的不如你這一代嗎?

每一天都聽見有人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嬌生

從國際通看何謂「國際化」

在沖繩的那霸市,有一條遊客必會去的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