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澀的視野窺視《東邪西毒終極版》

青澀的視野窺視《東邪西毒終極版》

決定要把每一部看完的電影都寫一下感受才看下一部,這樣一來不壤貪心,二來真的相信自己「看」過電影。

今天看的是王家偉導演的東邪西毒終極版,如果在五年前看,我應該什麼也想不出來,大概二十歲的人和三十歲的人看同樣的電影也有不同的體會,沒有誰的比較深,還不是二字頭的人以稚嫩的眼光來解讀,何妨一試,重整一下記憶,或許會想得起什麼。

在一開頭的時候,歐陽鋒說他的出現就是為了幫助別人解決問題,他與黃藥師相遇,滄桑的風流劍客,黃手上拿著醉生夢死的酒,醉生夢死是一名女子給他的,他說這能夠把記憶都遺忘,他還說,人之所以有煩惱,就是記性太好。原來人身在現在,在想的卻是過去,記得深刻的同樣是那逝去如絲的記憶,所謂記性太好,其實就是記著那些回不頭的懊悔和愧疚,黃藥師在想的可能是無法獲得桃花的愛情,無法原諒對桃花動了情,無法釋懷對兄弟歐陽鋒的傷害,還有的,就是對慕容燕許下了無法收回的諾,一個人可以因為一個人而崩潰,一個人可以同時令多個人崩潰,就看你有多在乎。假若時光倒流,如果黃藥師把對桃花的情感都埋藏,會不會讓故事發展下去不會那麼哀怨,黃藥師跑到桃花林,他好像不再認得眼前的女子,桃花和他的眼神格空交會,對望的過程似乎流露了什麼,鏡頭一幕轉到桃花緊緊撫摸著汗顏的黑馬,雙手緊抓著馬的毛髮,身體緊貼著黑馬的身軀,可惜的是好像怎樣也無法捉緊,那好像在影射黃藥師和歐陽鋒,不知道是誰。

黃藥師說慕容燕醉了,雙手緊捉著他的利劍,把手放開的過程,慕容燕毫不留情的把劍一揮,刺傷黃藥師。歐陽接著描述他,說他年輕的時候是一個放盪的男子,很容易讓別人喜歡上他,同樣很容易傷害人,浪子,大概都這樣。黃藥師與慕容燕在一個新的季節下相遇,他摸著她的臉,說假若他有個妹妹的話,必定會娶她為妻。他們相約在一方等候,可是黃藥師沒有赴約,結果慕容嫣哭天搶地。自此之後,她可能更深愛黃藥師,或是在愛中生恨,恨中其實夾雜著深沉的愛和傾慕,慕容燕找專幫人解決問題的歐陽,他說要他幫忙把黃藥師幹掉,條件就是黃必要死在他手上,原因就是黃把他的妹妹都拋棄了,就是這樣,他說不惜任何代價也要黃的生命。接下來,慕容嫣同樣找著歐陽,說要他幫忙把慕容燕幹掉,因為他不讓她跟黃藥師在一起,可是歐陽以略帶溫婉的勸,說他哥哥給他的籌碼很好,來不著放手。來來回回,慕容燕和慕容嫣與歐陽見面,歐陽不怎麼明白為何慕容燕那麼想要把黃藥師幹掉,後來,他知道,就是,要一個人死,就先把他最喜歡的人幹掉。慕容燕曾經說過他要和妹妹一生一世在一起,不容許黃藥師跟她在一起,更警告歐陽不要對她有任何非份之想,把黃藥師幹掉,他們就可在一起,一輩子。慕容嫣說有人要追殺她,因為有人知道她是黃藥師最喜歡的女子,歐陽站立在後,乾脆把寂寥的身軀都緊靠著他,酒醉一整夜,慕容燕隔天找歐陽,說他的妹妹不見,最後見過他妹妹的人就是歐陽。

歐陽,無比清晰的知道,不管是慕容燕還是慕容嫣,其實都是同一個人,而在同一個人的,個身份下,夾了一個受了傷的人。他還說,一個人受了挫折,或多或少都會拿藉口來掩飾自己。歐陽在一團黑影下,誤被以為是黃藥師,慕容燕把真話吐出來,他是慕容家的公主,他緊靠著,他在問他己經知道答案的問題,他在問,為什麼黃藥師知道他是女兒身,卻要說如果她有一個妹妹,他知道黃藥師喜歡上另一個女人,他曾經找過這一個女人,打算把她幹掉,可是,他沒有下手,他就想知道到底黃藥師有多愛她,那一份妒忌,從那裡來那裡去,已經沒有什麼好追問,他說如果他問你最喜歡的人是誰,不管答案是什麼,他只想要被欺騙。反正,人都這樣,真相來得可怕,感覺卻如此真實,如果我們都帶著過去的話。歐陽說他己經分不清他/她是慕容燕還是慕容嫣,在問,慕容燕?慕容嫣?眼前的身穿男裝的女兒身輕聲,告訴我,你最喜歡的人是誰,歐陽說,就是你。慕容燕/慕容嫣睡在歐陽旁邊,親密的撫摸著他,歐陽知道,她在摸的人,不是他,而他在想像的人,同樣地,不是她。數年以後,再也沒有人見過慕容燕/慕容嫣,可是江湖上出現了一名劍客,喜歡和自己的倒影比劍,他/她的名字叫獨求敗。沒有人再知道慕容燕/慕容嫣/獨求敗的身份是什麼,可能,不為了什麼。

待續……

 

多多

多多

雜而多端。公義路上彼此守望。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