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丹麥女孩的渴望

閱讀丹麥女孩的渴望
渴望,可以出於一個眼神,一個觸碰,一個神態,甚或只是一句說話。它是從心靈深處發出的一種呼喚,它會揪緊你的心頭,又會變成一股直衝頭蓋骨的能量,把那個用意識運行的你大嚇一跳︰原來在我裡面,存著這麼深的渴望。

無論你承認不承認,一旦起心動念,「念」生出來就已經存在。你可以選擇抑壓、可以不回應、可以等它自然的退減,或是你去追趕它擁抱它,把它一勁擁入懷裡,順性而為。有時候你不確定自己的心,不確定別人的意,或是你害怕去冒險;有時候你努力去抵抗它,因為你知道一旦順從它,你或你們便會墮落於萬劫不復的深坑。

但誰又應該為單純的渴望而受責備呢?

我在讀《丹麥女孩》,史上第一位變性人的故事。

主角作為小有名氣的丹麥畫家,同時也是一位已婚男性。從一次姻緣際會穿上女服之後,身體內不知名的某一部份甦醒過來,名喚「莉莉(Lili)」。故事一路走來,從易服的羞恥感,到莉莉擁有獨立的自由意志,再到主角的自我否定。書中淺淺淡淡的敍事風格,讓讀者陪著主角隨他的心路歷程而行,不會覺得莉莉親吻男性有一分一毫的噁心,最少我不會;反而會為著莉莉站在鏡前審視自己的裸體而哀傷,同哀她的軀體不是女性。

有一幕讓我特別印象深刻,寫主角在巴黎的風月場所。

拉下一片百葉簾,透過暗房髒污的玻璃,男客都定睛在舞孃扭動著、一絲不掛的身體。看客的鼻尖和著汗滴貼在玻璃上,那是赤裸的欲望。唯獨主角不一樣,她碰碰自己的胯下,哀傷地渴望自己是那承受恩澤的女體。

暗房的另一面,是主角不敢碰卻最終解禁的一扇窗,窗前舞動的是熱血賁張的祼男。在擺動的男體身後,主角對上另一雙帶笑的眼睛,屬於另一間暗房的看客。他徐徐解下自己的衣衫,渴望莉莉的身體被男人注視。表演結束,一刻寂靜,理智回籠,主角正為自己的行為懊悔;這一刻暗房外響起叩門聲,男人說,「是我。」二人相遇,正要掉進欲望狂濤之際,暴怒的老闆娘殺出來阻止,直把二人轟出去,口中唸的是「我知道你們在幹什麼!」

人真的很奇怪,為何坦然接受某一種的欲望,卻全盤否定另一些欲望呢?就像那個妓院老闆娘,她大門敞開來做生意,賣的就是男人對女人的渴望,或是老年男性對自己消逝減退的性能力的想象。然而,當跨過了某一條線,到了兩具男性軀體的接觸時,這種渴望就變得無法接受了。如果能跟老闆娘對談,她會給出一個什麼原因呢?是道德?是禮教?是社會潛規則?殊不知這些東西隨時代而改變,隨風俗而不同?那條無形的線究竟又是什麼?

真實中的莉莉,殁於1931年。如今世上部分地方對於同性戀或跨性別,已經沒有那麼嚴苛。但是「我知道你們在幹什麼!」的嫌惡之聲言尤在耳,還有很多人在不斷為別人設下滿是荆棘的藩籬。誰能告訴我那條線在哪裡,誰又能確切為它下一個定義?

圖片來源: http://ecx.images-amazon.com/images/I/810uAJ8BZzL.jpg

圖片來源: http://ecx.images-amazon.com/images/I/810uAJ8BZzL.jpg

別橋

別橋

別橋,香港女生。曾於西班牙徒步六百公里。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hewayof2013?__mref=message_bubble


Related Articles

#Nj評 《今個聖誕無銀用》-笑到反肚

既然電影裡面粗口橫飛,我都唔怕正式宣布,

遲了兩個世紀的推薦:《沒關係,是愛情啊》

(生平不寫有劇透的東西,安心進來吧) 雖

又吳海英OST介紹合集 (下)

上回: 又吳海英OST介紹合集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