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頹言系列] 邊有人會請我呢啲廢J

[都市頹言系列] 邊有人會請我呢啲廢J

初中時有一群死黨,畢業後大家各散東西,有在本地升學的,有到外地升學的,也有被家人逼著重考DSE的頹頹豬。

記得當年她重考DSE,我自告奮勇說替她溫習,但相約出來後,卻發現她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重考,沒有什麼意志,只是被家人的訓言推著走。問她將來想做什麼、有沒有夢想,她回我一句「我無夢想。」當時我擺出看透世事的姿態,勉勵她:「你搵到夢想就會有動力嫁啦。」她若有所思,又像什麼都沒有想地點點頭,我就想,她必是還未想通。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未想通的人或許是我,如此空泛地叫人找個夢想,不過是強人所難而已。

20150630_02

兩年後,她在某學院唸畢高級文憑,機緣巧合下我們一起去旅行,聊起將來,她由衷、甚至是誠懇地說「我成日係度諗,邊有人會請我呢啲廢J」。說的時候沒有什麼感情,只是像陳述事實般表達出來。 我被她此話驚倒,但也不覺得她負面消極,因為若她果真是名「廢J」,這話說的倒是事實。反而我比較好奇,在她心目中自己有多「廢」,於是我們開始了關於自己有多廢的討論。 「我真係遺傳曬阿爸阿媽啲衰野,又黑又大汗又高額又大腳,真係好fail。」她半認真半開玩笑地說,順便按著被風吹起的劉海。 「除左physical上既野仲有咩?」 「蠢囉。」 我和她相識多年,也時常嘲笑她的笨拙,這點沒什麼值得反駁的。 不過話一出口,她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我覺得自己係大事上應該係幾聰明既……」 我問她是怎樣的大事,她一時說不出,我就問她,如果可以讓她選擇有一方面變得比較聰明,她會選什麼。我提供了一些選擇:1.認路 2.計數 3.讀書 4.說話。 還未說完,她二話不說選了計數,因為她覺得「讀書唔好其實都唔係因為我蠢,我覺得我勤力啲都應該OK」。 「但計數都係出左黎做野之後都無咩用嫁喎……」 「咁又係。」 「所以你既廢係來自懶,而唔係來自蠢啦!」 於是話題由「蠢」變了「懶」。

表面上我屬於「不廢」的一群,在她眼中是畢業後理所當然會「有人請」的人,然而我也有很多和她不相伯仲地懶的時候。例如考試前夕寧願頹廢、上著上無可上的網,也不願溫書;又例如對著電腦時就像塊木頭一樣,懶得斟水,懶得洗澡,懶得吃飯。生活中總是有這種時刻,頹廢得要懷疑自己是否已經到達「eat, sleep, recycle」的最後那步,對世界亳無貢獻,行屍走肉。

我再問她,和別人一起做Project時有被人嫌棄是「廢J」嗎?她說沒有,而且老實說她做得比不少人好,聊著聊著,我說「其實你都唔係好廢姐」。 「但係我覺得唔會有公司請我呢種人喎!」 「呢個世界好多廢人嫁,好多係公司做野駕輕就熟既人,其實個底都係好一般,只不過熟能生巧。仲未計個D做左勁耐都仲係勁廢既人呢?」我口出狂言,雖然我沒有多厲害,但這算是我的觀察,像不懂煮菜的食評家一樣。 「下但我覺得做野個啲人好似好勁咁。」 「唔係啦,你都未正式體驗過職場。其實與其話你無能力做野,不如話你心態上未準備好做野。」 「都係既……」 餘下的,便是我不斷形容究竟我有遇過多「廢」的人,以及我也有很多「廢」的時候。上天雖不算公平,但還是會賜人一些技能,是足以他們賴以生存的。

廢J無罪。我們在天燈上寫下了「唔使揸兜」、「廢J有人請」這種卑微的願望,但我深知,我們根本不用擔心,只是習慣性,喜歡戴頭盔的感覺而已。

20150630_01

Japple

Japple

喧嘩特約記者。 如果你有任何故事希望與喧嘩分享,可經電郵聯絡本人。 japplewong@gmail.com


Related Articles

〈天水圍人〉的故事

天水圍人有什麼特質?大概就如〈天水圍人

在山城挖掘自由的可能──訪問中大《讀白》

看見一群大學生合作做一件事,很多人幾乎不

做一個善良又不太善良的人──專訪Emilia Wong

今天學界女神輩出,現中大學生會幹事會有一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