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大家早睡的自由

還大家早睡的自由

我們這一代人是不要命的。

作為一隻資深夜貓,這幾年來,尤其是進大學之後,深深體會到You are not alone這句話無時無刻都是對的。開會至凌晨三時才回宿舍,本以為路上已空寂無人,甚至可以大搖大擺地走在馬路上,誰知前面來一支單車隊,右邊來一支夜跑隊,後面是幾個夜歸人的嬉笑聲。懷著暴躁的心情在四時起床溫習早上的考試,拉開窗簾,夜色中宿舍總有那麼五六個房間亮著燈。鬱鬱不歡地上網至半夜五六時,Facebook右邊總是有一堆綠點。頻繁地見證這些時刻,令我好想問他們「你們都不用睡嗎?」,可是對於這問題的答案,我明明是心裏有數的,因為我也是他們的一員,但我其實很無奈,這是我們這一代的悲哀。

大學中其中一個奇象,便是大家最愛炫耀自己有多遲睡,或者睡多麼少。頂著一對黑眼圈、一頭亂髮來到Lecture Hall,他說:「尋日寫paper chur到4點。」「哇好chur啊!」「我練beat練到5點先散水添啦。」「使唔使咁搏啊。」「尋日頂已通,今朝8點先剪完條片。」然後圍觀的群眾額上便會浮現一個「服」字,兄台你登峰造極,我等甘拜下風。不過像我這種信奉養生的人便會好心但相當毒舌地補兩句:「你咁樣好快死,或者臨老病到死死下都唔斷氣。」

在這種風氣之下,大家漸漸覺得凌晨三四時睡,或者只睡兩三小時,甚至一兩天不睡,都是等閒事,無論是為工作還是玩樂。所以用「我做到,為何你做不到?」為理由,要求別人陪自己開夜車,一起趕Project、開會、做莊務。乍聽很青春熱血,但真的有必要嗎?那些像要持續到世界末日的會議和諮詢,期間有多少時間是花在吹水和無意義的爭論上?若我身在其中,便會相當氣憤,為何我要為了這個不斷off topic的會議,犧牲休息時間,令自己頻頻生病?更令人無奈的是,當你不願意熬夜,其他人就會露出不滿的神情,Why?你要睡覺?難道我們就不想睡覺嗎?拜託,睡覺並非罪孽,大家一起去睡,第二天早起再戰不是一樣嗎?既然大家有毅力通頂,為何沒有毅力早起?或者更直接,拿一點決心出來,快快完結,要聯絡感情的話,請另擇閒日。

有人可能會說,早睡晚睡沒有分別,只要習慣了一個作息規律便好。這是部份西醫的說法,在養生的層面上我是比較信中醫的,而且自己也親身體驗過,遲睡會嚴重影響內分泌。再說,誰那麼幸運,從沒早堂?遲睡很多時也意味著少睡。

我聽說過幾個朋友的朋友,年紀輕輕,就是因為連捱幾晚通宵,過勞猝死。雖然並不是普遍情況,但確實令人心寒,也令我思考要不要改變生活習慣。

其實令我不滿的,不是夜貓們,因為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如何作息,反而是那些把不睡覺視作理所當然,甚至要求別人都具備熬夜技能的人──試想想這種人若成了你的老闆,該是何等恐怖。這個世界有很多希望早睡的人,他們不是懶惰,而是早早完成了工作,不用做deadline fighter,或是喜歡在早上工作,或是單純地,只是身體需要在夜晚休息罷了。

有遲睡的自由,也有早睡的自由,對吧?

最後隨手附上一個養生法:【黃帝內經】 – 中醫 – 睡眠養生法

(每人身體狀況不一,只供參考)

讚好喧嘩專頁,看更多最新文章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健康大學文化熬夜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山城 之「蛇」(貳)

上一集回顧:活在山城 之「蛇」(壹) 大

此本土與彼本土──訪煥然會長張鈞翹

旺角騷亂後,人心惶惶,那邊廂中大仍有兩位

Multi-tasking是有極限的

近十年來人們越來越強調multi-tas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