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二)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二)

上回: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一)

三十年過去了,阿克巴現在已是IT高級工程師,收入雖然只是中等,但每年至少加薪七至九個百分點。阿克巴長大了,離開了Europa,他覺得自己已經脫貧了,比身邊很多比以前曾經被Europa在農村拐走的小朋友處境好得多。阿克巴過上了不錯的生活,即使不是大富大貴,但知足常樂,總算是前世修來的福氣吧。

「喂、阿克巴」,一把熟悉的聲音在呼喚他。「唉,你不是當年被Europa一同拐走的漁尾獅嗎?聽說最近你生活挺不錯,還記得當年你生得特別矮小,被人取笑「像鼻屎般大小」,最近生活好嗎?是了,老大Yamato和老二紅中又怎樣呢?」漁尾獅說著回答「小弟日子也過得不錯,是了,你不知道嗎?」

原來三十年前,老大Yamato被大隻佬阿米狠狠打一頓,打得遍體鱗傷,幾乎命都丟了。但不服輸的Yamato在復原後,第一件事是去找阿米。阿克巴吃驚問道,「找阿米報仇嗎?」。漁尾獅說道,「不是,Yamato以前曾經是我們這群被Europa拐找小孩的大哥,我自己很仰慕他。但出人意表,當他找到阿米時,突然兩腳一跪,求阿米收他為徒,教他武功」,「阿米笑著對Yamato說,現在世界不是動刀動槍了,去讀書提升技能吧,以後有誰欺負你,告訴人家阿米的名號,就不會有其他人散負你了。也真佩服Yamato的毅力,他把學劍道,自由博擊精力放在讀書,讀了三個學士學位,兩個碩士學位和兩個博士學位。現在是某名校的物理系教授,化名伽利略,他還考了醫生執照,做醫生時叫南方仁呢。Yamato真的變了很多,對比起以前動輒動刀動槍,現在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禮貌得我有點不習慣。以前他經常把AK47放在手邊,現在把AK47掉了,唱起了像AKB48甚麼的。以前剛武影子沒有了,取而代之是陰陽怪氣的。不過現在Yamato比起以前更受人歡迎了,人們經常讚他有禮貌、有學識,很多相機鏡頭,他都有份設計呢,做事又認真。只有被他打得重傷老二,一直放在心上,不肯原諒他,這也難怪,老大現在有了學識有了財富,卻仍然沒有為當年打老二作出道歉。說真的,Yamato雖然現在很受歡迎,有了錢,為人也彬彬有禮,但文靜背後總遮不了其狂野的內心,其實他野心很大,世界很多人不知道,可是我知,老二知,其實阿米,Europa都一樣知道……」。阿克巴不禁追問,「那麼老二這三十年過得怎樣?」

諸葛孔明

諸葛孔明

筆者能文好史,喜愛旅遊和閱讀,希望將國際戰略融入日常生活中,對問題有獨特看法,以「醫身難,治國更難;病難測,人心更難測」為宗旨,分析思考。


Related Articles

舉起電話影相個刻,你諗緊乜?

依家呢個社會,係街上見到有咩新奇既事,啲

楊又穎的死有令任何一個人醒覺嗎?

寫這篇文章其實有點抱歉,因為並不喜歡拿已

我們仍未曾訣別的年華 (一)

序‧林霄自白(一) Hey,辛辛,你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