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字不是出售字體

賣字不是出售字體

訪問賣字,我收到了一張特別的卡片。在咖啡店剛坐下,「筆者」隨即拿出一張卡片,可她並沒有急著給我,她先拿出一枝科學毛筆,說她自己派卡片也有一個特定的儀式。接著她在卡片寫上我的名字,後面還加了句「你好」。
IMG_1638smalll
這儀式其實沒有實際作用,不過是「筆者」喜歡的小把戲,喜歡就做吧。正如賣字。按「筆者」的形容,賣字對她來說,不過是一個Accident Baby,雖然知道賣字有潛質更加受歡迎,但還是採取「不進取、無計劃、隨性」的方針。

所以,「筆者」沒有靈感時,不會勉強自己亂寫;她也不會主動去發起宣傳活動;賣字永遠不會有未來大計。但同時她承認賣字已經不再是她自己的專屬品了,賣字有一班死忠粉絲,多少也需要向他們負責,隨性但不可以順便。

賣字是氣質行頭
在訪問期間,「筆者」不時強調自己「串」,和脾氣奇怪,坐在對面的我也不好承認的確嗅到一點點滲出來的「串味」。然而她的串不一樣。她跟我們一碰頭,就禮地奉上卡片和禮物。她的串不是氣焰囂張,而是不屑俗世。

但她說「我把自己靈魂最好的部分都給了賣字」,因此她希望當別人看見賣字時,當別人看見她靈魂最好的部分時,腦海中會閃過「依個人好正」的念頭。當「筆者」把最好的自己給了賣字,自然對賣字這回事有想法。

坊間時有出現「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的字體時,「筆者」起初是憤怒的,與人爭執多了,現在也想開了。她無權說這字體是她專屬,而且他人的作品也不是全然一樣,不在存真偽問題,只有做得好不好。「筆者」續說:「只有當佢們都放棄但自己重係到做依件事嘅時侯,我先有資格去評價人地。」

「賣字」年頭於年宵市場擺攤。

「賣字」年初於年宵市場擺攤。

賣字是浪漫的事,而浪漫是一種氣質。氣質決不只是那視覺上與別不同的字體,抄寫的內容同樣重要。在鬧市的街頭擺攤,「筆者」遇過不少人著她寫一些神奇的東西,她很好奇為什麼他們會要求寫這些字句,雖然不解,但她還是會替他們寫。對於「筆者」而言,那些字句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他們。反正不是她帶著,沒所謂,她出手寫的字也不一定代表著賣字。

「賣字係氣質行頭。」「筆者」如是說。

不做廣告的原因
賣字鮮有跟不同的機構Cross-over,近日的初夏小計劃可謂新嘗試。賣字與茶家合作推出賣字小碗。但賣字沒有做過廣告。以賣字的名氣,可以想像應該不少廣告商曾經接觸過「筆者」,而她不賣帳的原因很簡單:其一、她脾氣奇怪;其二、她有偶像包袱。

「筆者」脾氣奇怪,所以不能受氣,但在做廣告這不平等關係下,她不覺得自己有可能不受氣。而且碰巧自己經濟條件還行,不需要賣字去養她,可以任性。如此而已。她不歧視廣告商業,不是故意高傲,也不覺得銅錢臭,她沒有討厭「錢」的精神潔癖,不會盲目地覺得跟金錢或商業扯上關係的東西都是不美好的。

賣字的偶像包袱就是它的氣質。氣質無價,不可毀傷亦不可賤賣,因此只要廣告商的牌子、意念和價錢其中一項不合意,「筆者」也懶得去做。如果廣告商提出的方案合得來,她也歡迎,只是目前還未遇到合適的。

一切隨緣吧
在我狹隘的價值觀裡,浪漫不可能長久。尤其當「筆者」只是隨意經營,結束賣字可能只是一個貼文的事,沒有任何掣肘和限制。問「筆者」,有無想過何時結束賣字/以什麼形式結束?答曰,沒想過。頗堪玩味的一個答案,不是說「會/不會」,而是沒想過。直觀上,「筆者」當然是不想的,但她也不否認會發生,畢竟世界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做。有時候也未必是她決定去結束賣字與否,靈感永枯也只能被逼停工。目前這一刻,「筆者」/賣字還能走下去。一切隨緣吧。

唐突約「筆者」做訪問,大家坐下不久,她送上一份見面禮,是「賣字」的年宵貨品。

唐突約「筆者」做訪問,大家坐下不久,她送上一份見面禮,是「賣字」的年宵貨品。

CL

CL

喧嘩特約記者。 如果你有任何故事希望與喧嘩分享,可經電郵聯絡本人。 clinblablabla@gmail.com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浪漫賣字

Related Articles

此本土與彼本土──訪煥然會長張鈞翹

旺角騷亂後,人心惶惶,那邊廂中大仍有兩位

[MK的元旦第一彈] 2016我的MJ夢

旺角乃香港之江湖。江湖者,驚奇地也。於2

場內正進行IPSC射擊比賽

說起射擊, 大家可能只會想起War ga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