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巴別塔的倒掉

論巴別塔的倒掉

傳說原本人類的語言都是相通的,又說在諾亞方舟一事之後,苦逼的人類尋思著是不是要啟動個水災防治預案,方案的具體制定過程是這樣的:這水要是冒出來了,俺們在地上也木有法子啊。聽說那大夏國有個叫大禹的兄弟,治水可有一套了,咱能想想辦法,搞個人才引進不?

與會眾人面面相覷,紛紛搖頭表示沒可能,飛機得要三千年後才有呢。

那要不,咱地上的不成,就試試天上的?

造一座通天巨塔,既能避免被水淹,又能把所有人集中起來(說不定還能瞻仰下上帝呢!底下有人怯怯地補充),揚我大巴比倫之威。嘖,想想就美。

於是他們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萬丈高樓平地起。

結果上帝他老人家知道了這事兒,龍顏大怒。這幫崽子,給點甜頭就不知輕重了,以後還怎麼得了!

仁慈而寬厚的上帝,本有無數種方法讓這大逆不道的通天塔消失,比如在塔東面的牆上寫個碩大的拆。可這想法的由頭,不過是治標不治本,以上帝的智慧自然不會留下這個後患。好啊,你們不是挺團結挺有愛的麼,就乾脆讓你們說不出聽不懂,活活憋死罷。

不明真相的群眾某天醒來發現自己有口難言有耳難辨,驚恐得只顧嗷嗷亂叫,人類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文化功虧一簣,生存又得從頭開始學起。巴別塔的計畫自然是擱置了,從此天下太平。

這就是語言和方言的由來。

私以為,上帝在攪亂語言的時候,一定是在歐洲版圖上下了重手,以至於像北歐這樣國土面積加起來不過天朝七分之一的地方,每一國居然都有自己的語言,真是閑得發慌。有什麼辦法能讓那些一(ji)不(yu)小(zuo)心(si)踏出國門的人不至於餓死他鄉呢?誠然,全民學英語是個不錯的做法,可對於盛產傲嬌的歐洲來說,選擇某一種語言為世界通用語,就意味著向某一個國家低頭,這種占風頭的雕蟲小技絕不能容忍。於是,一位勤勉智慧的波蘭人以超人的熱情,在印歐語系的基礎之上創造出了一種語言,取名為世界語,意圖消除民族和國家的界限,讓生活變得更美好。結果是——目前大學四六級裡沒有世界語科目,大家都散了吧。

但是現實的歸現實,想像的歸想像,人類從沒有放棄無障礙溝通的願望,就好像人類從來沒放棄發明永動機一樣。道格拉斯•亞當斯先生曾設想過有這麼一種叫巴別魚的生物,靠人的腦電波為生,塞進耳朵後便能排泄出與宿主相通的語言,簡單來說就是生物翻譯機。只可惜真要遇到這麼神奇的小生物,地球也早已被銀河系拆遷辦給鏟了,你看,世界大同的代價,就是一個星球的毀滅。

下頁看作者學芬蘭語的經歷

Pages: 1 2

Andy

Andy

臉大都是被拽出來的。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芬蘭語

Related Articles

其實啪啪啪可以好生活化

好多人未啪啪啪過之前,一係就覺得啪啪啪好

顏射射入眼急救法

與男朋友同居一年,當然一有時間就把握機會

請小心月台空隙

是咁的,我由細到大都用功讀書,為既就是可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