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舞街的夜

詩歌舞街的夜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走在詩歌舞街上,然後就碰到了草叢中的女孩。那個女孩伏在草叢中,一動不動。我試圖叫喚她,但得不到回應。她似乎是睡著了。「一個昏睡的熱褲少女半夜伏在草叢中是很危險的」,我意識到不能就此離去。想了想,我迅速跑向轉角處的便利店。掃視貨架一遍後,買了兩罐可樂和兩罐雪碧,然後極速跑回草叢少女處,生怕她會就此消失不見。「還好!」她完好無缺地繼續伏著。我上氣不接下氣的,心「噗、噗、噗」的激烈跳動著。把領帶扯開,解開頸口鈕扣,才感覺呼吸順暢些。「果然,人老了。已經很久沒有這般劇烈走動過。」我坐在她身邊,拿出剛買的罐裝可樂喝起來。看著她那短及大腿的熱褲,我忽然覺得「我果然是善良的」,忍不住自己笑了起來。

深夜的詩歌舞街,靜得可怕。看著空無一人的街道,我打了個冷震。冷風凜凜,汗也早吹乾了。「嗨!你凍嗎?」我沒等答覆就一把西裝外套蓋住了少女。我明知不會有回應的。少女矯小的身軀整個消失在西裝外套下,只露出纖幼的雙腿。我邊喝著雪碧邊把視線移向少女雙腿,「腿會凍嗎?」「很凍!」,我不為意的灌了一大口。

看了看手錶,已經深夜三時許。剛才又跑了一趟便利店,買了一份昨天的報紙。我把港聞版和財經版堆疊起來,然後一把疊在少女身上,再把西裝外套覆蓋住她雙腿。這下少女只露出了一頭金髮。我一臉滿意地笑了笑。我重新架起眼鏡,拿著昨天的報紙閱覽。為了打發時間,我把娛樂版、國際版和體育版都鉅細無遺地看過一遍。再看一下錶,也不過四時許,時間尚早。我開始感覺有點累。我把眼鏡脫下。模糊的視線下,突然看到很多人在街上游走。一大群人在街中央跳舞,旁邊有人伴唱,還有詩人在提詩……一遍歌舞昇平的景象。我很清楚,這是幻象。「這就是一百年前的詩歌舞街嗎?」我把剩下的可樂喝個清光,然後躺在草叢上。把頭轉向女孩的方向,她仍然一動不動。

女孩臉朝下伏著,一頭金髮下,我無法看清她的臉。我以與她相同的姿勢伏在草叢上,意圖細看她的側臉。但女孩子的側臉都是千遍一律的,我找不到適切的言詞形容。「真是清秀的臉龐」大概是吧。睡意襲來,我無法再忍受了。眼睛漸漸閉上,跟隨著少女的步伐……

醒來時,已經是早上八時許。女孩不見了,剩下那罐雪碧也不見了。我記得發了一個夢,不記得那是甚麼夢。我以為少女會發一個相同的夢,但我根本不知道,她有沒有發過夢。

葉子

葉子

香港人。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詩歌舞街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山城 之「蛇」(壹)

蛇者,於非指定時間內停留在宿舍內的非宿生

致睡不著覺的人們

人生在世短短幾十年,總有幾個慢慢長夜是難

驪歌不哀

我拿出平板電腦,啟動攝影功能,一邊戰戰兢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