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第四十六屆中大學生會選戰——負面選戰的黑洞

觀第四十六屆中大學生會選戰——負面選戰的黑洞

想不到畢業前仍有機會在中大看到一場稱得上「選戰」的選舉。學生會之位花落誰手本是與每一位中大學生休戚相關,但近年來關注這場選舉的人並不多,一來多年來候選內閣只有一支,二來是中大學生會「左味」太濃,也就是大家口中的「太離地」,而且相當偏執,舉個例子便是逢「大集團」(強)必反,逢小商店(弱)必撐。人多是「凡夫俗子」居多,提起學生會,大多是因為那一年派一次的免費schedule,說到校內事務,只能說「學生會搞政治就有,鬼得閒做實事咩?」當然我們不能把「搞政治」與「做實事」劃上不等號,但事實是所有人的時間都是有限的,兼顧不來,豈不與689既不能齊家又不能治國一樣?若真像很多人所說「政治無處不在」,衣食住行難道就不涉及政治了?終日只高舉空泛的道德價值的話,說個不好笑的笑話,就是學生會建國,關我叉事。

是故今年選舉,出現第二支內閣「撼莊」,剛開始便火藥味處處,兩者爭相與現學生會的路線割蓆,搶貼「本土」的標籤,選舉旋即墮入負面選戰的黑洞。令人失笑的是,戰場竟在CUHK Secrets面書專頁。Secrets可謂本世紀最偉大的助選工具,輕輕一post,不留下一絲痕跡,比任何一個有Account(身份)的討論區更方便,而且覆蓋率高,兩方支持者即使是胡亂辯論或認真漫罵,都派足了花生,起碼令一些原本對選舉亳無興趣的同學搬來了圍觀的椅子。

當然負面選戰是有副作用的。現在觀乎各內閣Facebook Page like數,和Secrets上的聲音,「星火」的支持度似乎略勝一籌,因為「煥然」頂著「嫡系莊」的帽子,而上莊、上上莊、上上上莊、上上上上莊……的路線(及表現)又被詬病已久,加上「星火」成員本身人脈之廣,現在所集得之「人氣」,就像是打機剛開始的「基本配備」。然而物極必反,以中大學生喜愛「鋤強扶弱」的特性,無論批評「煥然」的留言孰真孰假,當形勢一面倒之時,「星火」也就撇不開「請打手」的指控。(雖然「打手們」若出於自願,倒是合情合理合法,只是道德潔癖也是自然反應)不過兩支內閣著眼之處,比起在寫post者的立場,更應該在看post者的觀感。

以上的都是兩天前寫的東西,經歷一個極寒週末,選情大變。星火因為政綱中提及引入連鎖食肆的可能性,和發佈「香港唔係中國香港」的助選短片,前被保守派同學(註1)猛烈批評,後遭大批內地生「上水」圍剿。曾經有人質疑星火是否「假本土」,這些質疑至此可以消停了,要是只是裝裝樣子騙選票,他們根本不須如此強調像「香港唔係中國香港」這種不討好的本土論調,畢竟不僅僅是內地生,很多溫和派的本地生亦無法認同這點,而這兩個群體的人數相加,恐怕已是大多數選民,真騙徒大可出來叫叫「捍衛香港自主權」這種響亮而安全的口號。筆者已知有內地生認為「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高調呼籲所有內地生投票給煥然,而這群人本屬不活躍選民,煥然算是漁翁得利(不過在這裡不免要說句,這些支持恐怕煥然想要也不敢要)。至於研究引入連鎖式食店的可能性受抨擊,倒是事小,因為會對「連鎖式食店」反應巨大的人,本來就是煥然的忠實票源,反而是該思考如何鼓動那些歡迎這項改變的人出來投票。

煥然在這幾天顯然形勢大好。首先跟貼極惡寒流,率先向校方建議緊急應變措施。雖然要求停課惹來不少人(高登仔?)恥笑,但完全無害,因對家也支持停課。其次是上段所提及,星火四面受敵。唯一擔憂只是有同學不甘有人被欺而投向星火。

說了這麼多花邊新聞,回歸兩閣的政綱。兩方政綱內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論「福利」這一部份的文本的話,煥然表現誠然較佳,「4號巴路線改組」、「設八達通充值點」、「換體育服衣料」、「保健處設精神科」等建議都相當「貼地」和具體,有針對性,而且建立出該閣觀察入微的形象,不過老實說,所涉範疇太多,在一年任期內不可能完成,令整份政綱可信性極低,最終大多建議恐成「選舉限定的承諾」。至於星火,於「福利」著墨遠不比煥然,基本上都是一些可預估的建議。星火求變之處,反映在「康樂」的部份,煥然所提的活動大多是中大傳統的「文青路線」,星火所建議的「大型節目即時轉播」、「超大型巨賣」、「工作坊(如沙畫、化妝、健體等)」確實較能迎合大多數同學。

講咁耐,究竟你撐邊面呢?見大家講黎講去都係用「左」同「本土」黎幫兩支莊分派,然後又要再定義一輪乜野係「左」、乜野係「本土」,筆者水平低,用個蹩腳既比喻,其實煥然有啲似天氣凍會叫你加多件衫既溫暖老母,星火就似同你一齊好多野玩既口賤Hallmate,邊個岩我唔重要,邊個岩你先重要啊嘛。

註1:泛指希望保持現狀的一群。

Japple

Japple

喧嘩特約記者。 如果你有任何故事希望與喧嘩分享,可經電郵聯絡本人。 japplewong@gmail.com


Related Articles

那個討厭的過去的自己──訪問梁莉姿

筆者並非文壇中人,卻在很久之前就聽說過梁

人文精神也可以殺人

如果你相信數據確實能說出一點事實,這個星

[都市狂言系列] 你知唔知自己做緊咩?

大學生害怕畢業投身社會,不一定是想躲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