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叔叔不過是崩壞前的梁振英

薯片叔叔不過是崩壞前的梁振英

曾俊華辭職至宣佈參選,多虧各大媒體爭相揭秘他不被中央支持仍然堅持去馬,又一次擊中香港人愛支持弱勢的心理,加上深諳如何籠絡人心的公關團隊密集的宣傳攻勢,再有和人見人憎的前老頂梁振英交惡的新聞支持,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品客叔叔一下子深得民心(儘管這民心只是無意義的民調數字),香港人忽然都高呼「我要薯片」。2017,走了心狠手辣的狼英,來了和藹可親的品客,香港有希望了。

又是打逆境波,又有被網民握有笑柄的對手,和當年在社會上知名度不高的梁振英劇本有點似。當然,單憑這些便說這是同一齣劇集,有如三流算命師做做樣子騙騙無知婦孺,我不差這些點擊率。薯片為何和CY,乃至葉劉林鄭分別不太大,還是要看他這份參選宣言。

梁振英上任以來最令人深刻的政績便是催生港獨,於是為了抗衡港獨思潮,他在過去一年也比任何一屆行政長官更加積極地在公開場合強調「香港是屬於中國的一部份」,同樣地,薯片在講稿中大打「中港一家親」牌(目測約有近一半字數是關於中港關係的),只是背後的公關團隊較高招,沒有hard sell,軟性推銷。同一樣的內容,觀感差那麼遠,CY是賣港,大多網民卻沒有怎樣挑剔薯片講稿中這些內容,該說港人健忘,還是容易被新鮮感沖昏頭腦呢?

香港從1950年開始不斷接收大陸移民,令我們的人口在1980年前以每十年增加一百萬人的速度不斷增長。那些人裏頭有人講上海話,有人講潮州話,有人講閩南話,我一家人就講台山話,每一個人幾乎都帶着不同的方言和口音。

香港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接納了這麼多人,磨擦自然在所難免,但我們有足夠的度量,令大家能夠在獅子山下同舟共濟,為理想奮鬥。

表面上在懷緬舊日香港情懷,實際不過是叫大家包容。包容可以,但相信社會已有共識,今日擠擁如地獄的香港,移民和旅客的數目已遠超城市的承受力。如果是一個勇於改變的行政長官,該做的好應該是檢討人口政策。可能薯片當選後也不是一味叫香港人包容,但搞錯問題癥結,竟敢說「磨擦自然在所難免」的候選人(放在西方國家肯定已遭圍勦了,叫我們忍受現狀那為何要選你啊),我實在不敢抱有任何期望。

今天那些極少數是非不分,妄言要搞「港獨」的人,我想知道他們憑甚麼去否定我們的歷史,侮辱香港人的感情?其實他們根本不曉得香港是甚麼,因為中國從來就是港人身份認同的核心,真正的香港從不狹隘自戀,從不故步自封。擁抱國家,面向世界,才是真正偉大的香港,一個更好的香港。

最令人擔憂的是提及港獨的部份。港獨思潮不是憑空誕生,它得到很多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的支持,為何在這麼多人眼中只有獨立才有出路,這其實提供了一個好機會讓官員反思過去的政策失誤。一個比梁振英好的人選應該能夠搬出一套比以上這矯情有餘、見解不足的講辭更好的說法,去妥善解釋為何港獨會流行起來,他又能如何抽去港獨的燃料,而不是把政府失誤造成的後果說成少數失常人士的妄想,不實也不智。

如此一看枱面上的人選,不過是由中央從幾個梁振英中選一個最討喜的梁振英,有差別嗎?

作者面書專頁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浮士德》簡評

尤記得去年,香港有部甚有口碑的電影名為《

希望法律不會成為一種滅聲工具

喧嘩於2015年2月和3月刊登了兩篇關於

《獨裁者之誕生》﹕凡爾賽和約孵化的惡魔

和約這種事,常會在打不死對方的情況下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