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和日本的歷史發展之異同

英國和日本的歷史發展之異同

日本和英國,作為歐亞大陸一東一西的邊陲地帶,同樣憑藉著海權走上稱霸的道路。但奇怪的是,為何對今天的世界,英國人留下的遺產,卻比日本人多呢?

這兩個島國走上不同道路,根本原因並不在島國的本身,反而在他們的鄰居的影響。假使公元五世紀羅馬帝國沒有滅亡,而一直存在,那英國是肯定不會成為日不落帝國,因為在進行海外擴張活動時,她不得不關注對岸那個龐大帝國的態度。

另一方面,中日距離比英法距離遠,這點對英日兩國歷史進程產生極深遠影響。但筆者之鄙見,另一主要原因在農業耕作模式,中日海峽雖遠,但也不是一道不能橫越的障礙,在日本早期上起重要作用的渡來人,當中十之六七為朝鮮人,但也有四五為中國人從江南杭州灣起航遠渡日本。中國人沒向日本擴張是因為中國的農業方式是精耕模式、家庭式,小自耕農方式,反之同期的羅馬人採用是粗耕制,奴隸制,大地主制,相比之下,中國每一塊土地上容納的耕作人口較多,每平方米的出產也較多,故中國農民不必冒此大險,畢竟在古代航行條件,遠洋航行者失去性命者是十之八九,如果因人口壓力要開發荒地,向南(廣東、湖南、廣西一帶)移就好了。

但羅馬的耕作模式有明顯不同,其一需要更多奴隸,第二需要更多土地滿足羅馬城中的貴族消費,朱利凱撒(Julius Caesar) 代表羅馬奴隸主的利益,故在征服高盧後因地利之便大舉入侵不列顛,以不列顛南部是一片平原,非常適合羅馬人登陸,反之日本地型非常不適合大陸軍隊登陸,除九州和關東平原外沒有適合的登陸場。(連蒙元軍隊也吃了大虧,故此明太祖列日本為不征之國,也就其地緣原因)。

所以英國從文明伊始,其歐洲大陸文明特色即很明顯,因其曾被羅馬人,維京人和後來的諾曼人,這是被強迫移植,沒不能選擇的,故英國和西歐其他國家的關係有點像中國和朝鮮、越南關係。反而日本從未受中國中央政權直接統治,其輸入文明完全是自發的,經選擇和改造的,故此和大陸文明關係沒有英國與歐陸深。

中世紀發展的不同

英國與歐洲大陸的距離短得多,以致英國在弱勢時要時常提防歐陸軍隊入侵,但在強勢時則積極介入歐洲事務,這使英國和歐陸的關係異常親密,而失去其獨立性。英國的Richard I(理察一世)即響應羅馬教皇的號召到聖地參加十字軍,歷史上也有英國人當選羅馬教皇。如果把教皇的職位比喻為歐盟主席,也就是歐陸各封建強國皆承認英格蘭為歐洲強國一員,但在東亞上,中國皇帝更關心的反而是朝鮮,或蒙古之類外族邊緣小國,日本在政治上則顯得不倫不類的樣子,你可說他是東亞一員,可是比起朝鮮等又顯得超然獨立,故和大陸的關係日本遠比英國疏離。

分水嶺的16-17世紀

日本的悲劇在於其注意力過度投放在中國本土和朝鮮。英國在中世紀時目光也被吸引在法國(這點很好理解,因為英國為島國,島國如要介入大陸事務必須在大陸上找到一橋頭堡)。地理上離英國最近的法國就是最佳選擇,故在近代前歷任英王皆聲稱擁有法國王位,直至十七世紀初被徹底趕出法國為止。英國人在16-17世紀醒覺到「此路不通」,成為歐陸大國的路上有太多對手,反而西班牙、葡萄牙在新大陸發財的消息不斷傳入英國,喚醒了英國島國民族重視實利的精神,因此英國成為後起之秀,最初只是做海盜(和日本的倭寇性質差不多),搶劫西班牙船隻,後來當英國有了遠航技術和資金後,英人即把目光放在被西班牙、葡萄牙所忽視的北美洲,後來透過板倒西班牙、荷蘭和法國,英國終成為海上強國。

但日本在十七世紀所作所為反而有些莫名奇妙,日本在十六世紀豊臣秀吉結束戰國亂世後,國內一片蕭條,生產力大受打擊,不然不會冒險挑戰大陸上最大的國家,在確定「此路不通」後,不像英國在法國的失敗使其反思要找另一條路,但日本反而全面龜縮,成為一個和中國無異的農業國家。我經常看地圖,發現日本如果不把注意力放在西面的中國朝鮮,放在南面的琉球、台灣和呂宋島,那是日本的一片新天地。實際上在17世紀薩摩藩也就這樣幹,吞併琉球,使之今天成為沖繩的基礎。另一方面薩摩藩也因控制了中國-朝鮮-琉球之間貿易積累了大量財富,一直到二戰時薩摩一閥皆在政經上皆有強大影響力的基礎正是那時定的。十七世紀是日本的黃金時代,中國的滿清皇朝已完全放棄了海洋,失去祖國支持的南洋華商難成大器,如果日本的德川將軍家不下鎖國令,反而鼓勵向南擴張(像二戰日軍路線),到中國醒過來時,面對的已是一個擁有台灣,菲律賓,印尼群島的強大日本了。日本即使不能成為像英國成為世界帝國也可早二百年成為一方之霸。

諸葛孔明

諸葛孔明

筆者能文好史,喜愛旅遊和閱讀,希望將國際戰略融入日常生活中,對問題有獨特看法,以「醫身難,治國更難;病難測,人心更難測」為宗旨,分析思考。


Related Articles

女權既野我識條鐵咩

近日有個女權主義者大力鞭撻一篇講係香港做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四)

上回: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三)

文化衝突-移民問題是無可避免

近日發生在法國的恐怖襲擊嚇倒了眾多的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