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全開月未圓

花未全開月未圓

中大於我心中,是充滿詩意的。興許是因為雙眼處處可見到花草林木,興許是因為雙耳時時可聞得蟲嗚鳥叫,但更多的,卻是因為一踏進中大校園便映入眼簾的未圓湖,她之於中大的點染,猶似一幅山水畫中的一處留白,素淨而靈動,詩情畫意的中大因她而更詩情畫意。

未圓,這名字饒有玄味,令人聞之而悠然遐想無限。初踱於未圓湖旁,心裏默念「未圓」二字,看著眼前的湖景,頓時豁然開朗,明白「未圓」的含意。她的湖面並非呈現完整的形狀,而是略顯迂迴,但如此的湖景卻未損她半分美麗,反更顯楚楚動人。當時初為新生我佇立於湖邊,思忖半晌,我想起我的大學生涯甫始未圓,人生更為未圓,而於生活中的人情世事,更是未圓、難圓。也許「未圓」二字的一撇一劃間,都飽含了這樣的深意。未圓未圓,我猜想正是因此而名。

未圓湖,不單單給予了我對於她的名字和背後的深意的思考空間,更向我展現了她的容貌。我尤其鍾愛夏夜下的她,湖面多平靜如鏡,有時天氣清朗,天上的皓月柔柔投下清輝,映於湖上,流光徘徊,空明淒白的水光散成一片片,教人恍惚迷離。偶爾魚兒游過,恰若繡針,在來回穿插間給湖面繡出縐紋,波光粼粼;然後牠們的魚尾,又宛如剪子,於左右搖盪中把流光剪個破碎,四處離散。好一會兒,細碎的水光又緩緩拼攏於一起,破鏡重圓,回到最初的靜謐。這麼靜的一切,我卻於此間用心聽到這片靜意輕輕發出的淺笑聲,在未圓湖迴響著。

除了未圓湖的月光水色醉人,她的清韻花姿,亦教人神往。夏夜雖然炎熱,但若把目光投於湖面上,便可見蓮花的蹤跡。在我心裏,蓮總是冷冷清清的,尤其是素白的蓮,素淨得使人有種難以名狀的觸動。夏夜下的未圓湖,裊裊婷婷的蓮花傲然生於此上,冰姿瘦腰,明明有時被輕風吹得亂顫,卻仍然綻著一副倔態,欲憐而憐不得,帶著幾分淒然的美。白蓮的縞素,堪比湖上月光的潔白,有時恍個神,竟感到水光蓮色渾成一體,難見花開處。

有時夜深侘傺之間,我凝神望著這一湖的美景,想起前人一席話:「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盡,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竟頓生快慰之感,覺得自己此刻已擁有了很多,世事本難圓,強求亦枉然,心境驀地平靜了下來,如眼前此水。

未圓湖,總是在中大校園中,靜靜地守著。「未圓」,喚著她的名字,便好似在溫柔地提醒著自己,坦然面對萬事,努力追求圓滿。若灰心頹唐,想起那一池的寧靜吧,讓躁動不安的心靜下來,回到最初,回到原點,然後才繼續力臻人生圓滿之境。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中大文學文藝未圓湖風景

Related Articles

陌生人請洗耳恭聽(上)

這幾天,不遠的轉角處好像總是有個人影。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八

林舒。 林舒。 林舒。 林舒。 …… 我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七)

上回: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六) 看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