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新生:大學是個遠比你想像中可怕的地方

致新生:大學是個遠比你想像中可怕的地方

九月,Ocamp完結,一切塵埃落定,暫且讓青春相集與千字文的浪潮退去,歡迎正式來到大學這個殘酷的──我實在想不到該怎麼形容,鬥獸場不對,屠宰場又太誇張,行刑房更是不知所謂……與其用上這些搶人眼球卻不得貼切的名詞,我寧願說大學像一間空房,我們只可以坐在裏頭思考、思考與思考。

然後,那些以往深信不疑的,不論是信念、原則、道理、規則,甚至信仰,都可以在這間空房中,從你身上亳無預警地滑落、碎裂。

曾經的天之驕子?

不少人因著過去一些或大或小的成就,心懷一股傲氣踏進大學校門。可是不管是當事人小時了了,還是一山還有一山高,大學中高人隨處出沒,你可能赫然發現,原來自己不過如此。從前你看別人愚昧,今天始發現自己五十步笑百步。

除了讀書什麼都不知道

完成了「入U」的頭號任務,這個不太愛搞學術、只想著「完成」學業的自己還可以做什麼?自己想要什麼?自己喜歡什麼?原來都一頭霧水。看著身邊人朝著目標遠去的背影,自己停留原地的影子那麼孤單寂寞。

夢想原來是一場春夢

中學時懷抱過的夢,搞科研、入ibank、年薪過千萬,以前視之理所當然,以為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大學才發現,那些「夢想」都帶著粉紅色泡沫,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站在視野更廣闊的地方才深切領悟到這些刺痛人心的道理。

Come on, James

這個不用說了,中學那些puppy love,多少跨不過大學這關。不過在兩間大學,幾個地鐵站的距離足以動搖以至摧毀早已穩定的關係,沒辦法,大學中如狼似虎的人多的是,幾個月前還是純情中學生,幾個月後便進化成慾火男女。

知心好友有幾個?

如果說中學的好友是維持一世的,大學的「好友」就可能是維持一個莊期/一個sem/一個Ocamp的,當然也有一生的,可是大學認識的人那麼多,有多少個百分比呢?識人原來可以這麼隨便,問完一個人的名字,下一秒已不打算記住,大學生活為你揭開這種社交文化的序幕。

哪有這麼多理所當然?

很多人在中學接受最最傳統那套教育,覺得同性戀違反天性、性事很骯髒、社會應該要充滿正能量、所有慈善機構都在全心全意地搞慈善……在大學你的觀點會受到很多人的質問,甚至極嚴厲的拷問。最後是成長,或是只是變得畏縮,便看你個人造化了。

入錯U入錯系是等閒事

這個階段很多人說有書讀就要感恩,頂多埋怨兩句,一年後且看你身邊有多少人轉系/轉U/quit U/到其他國家尋夢……浪費學位?才不會,浪費青春才是大罪。

我實在不該在這開學時份,向顆顆躍動興奮之心潑這盆冷水。不要把大學視為一個玩樂場所或是學堂,每個能夠筆直地走過大學四年的人都是勇者。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活在山城 之「蛇」(貳)

上一集回顧:活在山城 之「蛇」(壹) 大

十種神憎鬼厭既Free-rider

人一世物一世,點都要同free-ride

後十七症候群

每個人都會在或長或短的青春期經歷混亂時期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