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抑鬱者︰讓生活崩壞又何妨?

致抑鬱者︰讓生活崩壞又何妨?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的生活完全超出你的掌控,每一天醒來,你都需要不斷自我游說甚至催眠說「加油,撐過今天就好」的話,筆者想對你說一句,「讓生活崩壞又何妨?」很多人不真正理解情緒崩潰的人,以為我們都很軟弱,所以我們才會崩潰、才會生病;事實正正相反,就是因為我們都硬撐了太久,承受了過多的壓力,才會面臨崩潰。

筆者從十幾歲開始,便是家裡的精神支柱,負責原生家庭的一切重大決策︰有一次我出門回家,發現父親高燒在床不醒人事、失去知覺,而家裡其餘兩個人卻若無其事的照常活動。還是中學生的我,發瘋似的叫道︰為什麼不叫救護車!這兩個「大人」才如夢初醒。父親入院後第一兩個星期都精神錯亂,甚至不認得家人,也不認得我這個女兒。那時我以為他從此以後就那樣了,每天放學後就穿著校服裙在他床邊哭,哭得連護士都看不過去,而探病的大多只有我一個。後來父親終見好轉,卻花了大半年時間重新學行,才能下床行走。

可是,悲劇終究不能避免,父親在我工作假期的期間病逝。風塵僕僕撘了十二個小時直航機趕回來的我,進門口聽到的第一句話是,「早叫你不要去的啦,現在你阿爸死了!」來自母親的指控,尤如我是弒父兇手,彷彿他們兩個沒有責任照看阿爸。其後,我一手打點了父親的喪事,代替了父親生前的位置,照顧長期病的母親,直至如今。

這算很軟弱嗎?我想不是的。輔導員的形容是,「你有滿滿的能量啊,只是這一刻剛好用盡了。」

在抑鬱症最重之時,我無法上班,每天晨間在床上掙扎卻爬不起來,看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最後拖到連撘計程車也來不及了,便向上司請假。即便那天情況稍好能夠起床上班,我卻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情緒、眼淚,會不由主的在辦公室內潸然淚下︰同事見狀噤聲,寂靜中只剩我的啜泣聲,和那一抹飄散在空氣中的尷尬。若是奔逃到洗手間躲起來哭,就算半個小時一個小時我也停不下來,「你越是想控越就越控制不了」,這是我後來才學會的。作為員工可以在辦工時間任意消失嗎?我無處可逃。

筆者的工種是「腦力密集」型,受抗抑鬱藥的短期影響,當時的我,根本無法應付工作需求。一次兩次三次去問同事同一個問題,對方用心解答以後我還是不懂,無法交出成果卻羞於無止境地問同一個問題。上班於我來說變得越來越可怕,大部分時間我只能盯著電腦屏幕發呆,心裡自責不已,壓力越來越大。

夜不能眠,身心俱疲,早上還要逼自己起來面對那些根本完成不了的工作。不知撐了多久,心裡吶喊著「誰來結束這一切?」死念悠然而生。有時我覺得自己透不過氣來,身體也受著各種痛苦,頭痛、胃痛、全身繃緊,唯一讓我覺得好過一點的方法,就是幻想有那麼一個人,提著長矛來刺穿自己的心臟。徹夜無眠,看著黝黑的天空吐出橘黃色的光,我與自己約定,「再活一天就好。」

不知道自己撐不撐得過晚上,活不活得到明晨,每日下班之前,我必定把進度交帶好,回家以後又面對痛苦的輪迴。我努力的把支離破碎的生活拱托著,偽裝我還是完好的。直至有一日我想通了,如果我要死,那我為什麼還要拼命維持現狀?這有什麼意思?然後,我給朋友發了一個訊息,「我辭職了,即日生效。」聽了我的情況後,她由責怪轉而擔心,這時候我已經企圖自殺過好幾次了。

賦閒在家,不用經歷地獄式掙扎去逼自己上班,感覺鬆了一口氣。我用閱讀來阻斷自己的負面思緒,但是朋友更擔心我獨自留家,會助長輕生的念頭。這個不按牌理出牌的朋友,平時勸說的話已夠涼薄,什麼「你不要在家裡自殺,不要讓家裡成為凶宅,樓價跌了你媽不怪你,鄰居也會怪你!」(這種「勸說」方式大家不要學。)然而有一天,她問了我的英文全名以後,給我買了一張單程機票說,「你要死的話,去給我死在歐洲!」她叫我去徒步旅行,去走一條幾百公里的「朝聖之路」。

我把工作以來一點一滴存下的儲蓄都換成了歐羅,心想,如果我要死了,那留著那些錢在銀行戶口裡又有何意義?我作了人生一次最瘋狂沒有期限不計後果的旅行,旅途上遇到很多人和事,看了南法美好的風光,又橫越西班牙走了六百多公里路,結交了很多萍水相逢卻又影響我一生的人。在徒步過程中思考,我重新反思生命中的一切,學會了原諒他人,也原諒自己。我學會了生命中很多你以為必要的東西,其實都可以捨棄,生存,其實並不是那麼難。

到了朝聖之路的終點,站在歐洲大陸西方的盡頭,懸崖邊的十級大風我仍然記得︰當狂風把我吹動,像是快要滾下山崖末入大西洋的瞬間,那種全身血液凝固的感覺。然後我驚喜地察覺,有別於生病以來「死亡」一直給我的「平靜」感覺,我終於又開始對死亡產生恐懼了!

分享這些心路歷程,是想對活於極度痛苦之中的朋友說,你的生活之中沒有什麼不能放棄的。如果你的生活正在崩壞、變得支離破碎,與其苦撐,不如在放棄生命以前,把那些讓你痛苦不堪的都棄掉︰無論是工作、是學業、是人際關係。離開使你痛苦的源頭,你絕對有權拒絕繼續受苦,你有權決定自己面向什麼人什麼事。然後或許,去做一些瘋狂的事情,那些你想都不敢想有可能發生的事。讓生命煥然一新之後,再來決定自己要不要活下去好嗎?

歐洲大陸最西點,登山靴的金屬雕塑

圖片來源: 作者網誌

圖片來源: 作者網誌

 

文章轉載自作者網誌: 遊走在宇宙邊緣

別橋

別橋

別橋,香港女生。曾於西班牙徒步六百公里。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hewayof2013?__mref=message_bubble


Related Articles

這世界就是有一種人不能被愛

後來我才發現,這世界的不幸故事都如此相像

擦肩而過的緣份

回家的路上,看見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婆婆問鄰

繼夏蕙BB後,沈旭暉也成了一個Brand

有關注沈旭暉教授(為表親切感,下稱S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