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強與瑞芳

自強與瑞芳

瑞芳首次踏足台灣。這裏的一切都是新奇的。她驚詫於馬路上摩托之多,交通的混亂使她不適應,但這無阻她好奇的心。

自強首次踏足台灣。在他看來,這裏的一切與中國大陸無分別。他沒有忘記自己是個外來人,陌生的人與物使他焦躁不安。

瑞芳早聞說十分是放天燈的勝地,特意前來遊覽。在幸福車站,她看到那張十分到幸福的永久車票,這一刻,她感覺到自己是十分幸福的。途經路軌時,她看到一大群情侶、朋友、家人紛紛把天燈放到天上,其中一只升到了樹頂點燃起來,瑞芳親眼看著它在半空中燒至灰燼。

自強有意感受九份小街小巷的古舊氣息。穿梳於橫街窄巷間,他體驗到古昔的舊日風情,但自強抵受不了擠迫的環境,繞過一圈後便迅速離去。在下去的樓梯,他看到一隻熟睡的貓,他想把景像攝下,但他怕小貓的靈魂會一併被攝去,因此打消了念頭。回頭看時,小貓打了一個呵欠。

瑞芳前往了淡水。晚上的淡水海旁有一片獨特景象。她看著人們坐在酒吧小屋和海邊聊天,然後見到有個人躺在廷伸出來的半截橋上。她自個兒走在路上,直到漁人碼頭。情人橋上的燈光確實漂亮,瑞芳不在意趕不切看日落,她只是有點寂寞,身旁沒有一個情人。站在橋上,她聽到兩把男女歌聲分別自橋分隔開的兩片土地傳來,聲音正在共鳴……

自強去了野柳地質公園。他雖然修讀地理,但對於石頭其實沒多大興趣。他純粹以遊客的心觀賞大自然的天工開物,但在他眼中,所有石頭都沒有分別,蜂巢狀的坑紋甚至讓他感到噁心。比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自強更驚嘆於人類的想像力。在石頭與石頭之間,他看到有個人蹲在救生水泡後,把長鏡頭置於圈中央對準遠處的「女王頭」,人們絡譯不絕地在他面前走過……

瑞芳休息了一個早上,夜晚才出動去了士林夜市。瑞芳喜歡熱鬧擠擁的環境氣氛,但她不喜歡那些夜市小食。對潔癖和注重健康的瑞芳來說,夜市小食相當污糟和不健康。她只是在街邊商店買了杯飲料。

自強認為艋舺夜市最大的特色,就是很多遊戲機鋪頭。他不明白人們為甚麼沉醉於此,於是他選了一台彈珠機,結果他玩了整晚。自強不理解的東西有很多,包括滿街的按摩和足浴店,還有日文與韓文。他發覺台灣的日文比簡體字還要多,這是他不明白的。最後他買了一點辣螺頭吃。

台北101大樓是整個台灣的地標,瑞芳理所當然的來了遊覽。在商場的貴價名牌和食店都勾不起瑞芳的興趣,結果她只是離遠的看了一眼。夜晚發光著燈的101大樓是迷人的,可惜那些都不真實……

自強到了台北故宮,他想看「小白菜」和「肥豬肉」,無奈人大多了,他只離遠瞄了一眼。但這已經足夠。

在最後一天,瑞芳和自強都遊覽完預設的景點,他們都沒有地方可去。在漫無目的的遊盪中,他們坐上了同一列火車,朝著同一個不知名的目的地前進……
「你好!我叫自強。」
「你好!我叫瑞芳。」

葉子

葉子

香港人。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台灣遊歷

Related Articles

多事之秋──寫於雨傘運動的第二個星期

許多日子過去後,我必會把這個秋天記得很清

害怕便逃走

我生來就是個膽小的人,一張臉不曾停止青白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七)

上回: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六) 看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