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超級極端恐怖危險的巴勒斯坦之旅 之二

聽說超級極端恐怖危險的巴勒斯坦之旅 之二

上回: 聽說超級極端恐怖危險的巴勒斯坦之旅 之一

好運氣用完,接下來就是壞運氣。但也是如此才見到最真實的一面。

早上再度晃晃市區做最後的告別,避開市場以及走過的地方,因為怕又被留住,越是熱情,越是不捨。離情依依是長途旅行最大的阻力,離開秘魯時讓我思鄉異常、離開丹麥時讓我幾乎掉下眼淚、離開斯洛維尼亞讓我惆悵萬千…我不願再回到市集,因為怕捨不得離開。你們很熱情、很好客、很好、也太好,使得我這離家遊子格外感觸。

坐公車從Ramallah到Bethlehem,其實兩個城市不遠,跨過耶路沙冷就到達目的地,五十分鐘的車程,下午三點坐車,晚上九點半才到,盤檢。

一等,就是五小時多。

有看新聞嗎?艾格撒清真寺,同時為猶太教與伊斯蘭教的聖地,原本相安無事,但在以巴衝突後巴勒斯坦人不願猶太人再進入此清真寺。

猶太人:來分享吧,同為聖地大家包容一下,宗教民族和諧。

巴勒斯坦人:去你的分享!都把我地拿光了還來跟我談宗教和諧民族和諧。

猶太人建國前,大家共享,沒問題;猶太人建國後,談分享,不給談。

以色列企圖用很簡單的方式處理:通通拿去做雞精,封閉不准半個人進來。

以色列很尷尬,偏哪邊都會被閒話,這樣試著公平處理;巴勒斯坦人很憤怒,原本至少還可以去的,因為猶太人湊一腳反而不能去了。

無奈的以色列,委屈的巴勒斯坦,衝突爆發,每周五在巴勒斯坦各大城市展開大型抗爭,雖然抗爭沒什麼用。2014年11月5日,兩名巴勒斯坦極左派激進份子企圖攻擊猶太人,造成一死十四傷,盤檢開始。

在巴士的時間正在閱讀,閱讀猶太人簡史,過了一小時發現車還停留在原地,起身詢問。他們說不擔心,這是常態,一名中年大叔諷刺的說,這就是「被安置」的命運。

從白天等到晚上,耐不住走出巴士,在漫長車隊中可見到幾位下了車正在朝拜的虔誠教徒,走到欄杆旁與其他居民聊天,他們解答了我的困惑,從耶路沙冷進巴勒斯坦不會被盤查,但從巴勒斯坦城市移動則時常遇到盤查。

一位老伯伯說,你很倒楣,所以遇上了這樣的隨機盤檢,很耗時的。

我說,我很幸運,因為體驗了最貼近當地人的生活以及他們的遭遇。

隨後與居民閒聊這裡的生活,從黃昏聊到全暗,一位可愛的大叔說他今天很開心,因為他拿到通行證,可以進去耶路沙冷工作,以色列較巴勒斯坦薪資高出許多。其實不少人都期盼能離開巴勒斯坦,到外地工作,但談何容易?在加上巴勒斯坦名聲太壞,好人壞人全都貼上恐怖份子的標籤,在一個國家內部行動受限制,想獨立出來卻又不被允許,這是在巴勒斯坦期間聽到最多的感嘆。

我們反抗的不是猶太人,而是被安置的命運。一位當地報社記者對我說,在聽過眾多激烈言詞中,這句話頗為打動我。

圖為那開心的大叔與他的通行證

圖;片來源: 作者臉書專頁

圖片來源: 作者臉書專頁

那些流浪途中的故事Those Days, Those Travels

那些流浪途中的故事Those Days, Those Travels

流浪世界, 找尋那些故事。


Related Articles

留學那些事-下廚

留學的確是一件難得而又保貴的經歷。雖然這

[毒L出城] 完美居住小鎮Groningen

上集回顧:[毒L出城] 兩個毒拎歐洲遊

[香港廢青在柏林(二)]德國人人都是本土派

來到在德國理論上最「國際」的城市柏林,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