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

習慣

不料得打從何時、因為甚麼,我習慣了獨自走到學校某一樓層,靠在欄杆上發呆,一次又一次,直到我頓覺它已成為我的習慣;一次又一次,以致我察覺它已在我潛意識中根深蒂固;一次又一次,直教我莫名地愛上這莫名的習慣。

佇立在欄杆前,我就像找到了駐足停歇處,不用命令或者強迫自己做些甚麼,隨心所欲地,或發呆,或眺望,或沉思,或者,想一個只有自己才覺得好笑的笑話,然後暗自發笑。這是一個多麼不可愛,可我又莫名沉溺的習慣啊!

在那裏,我看到了四季更迭、人情變化,和我內心的心潮起伏。春來,我看見寒意掩埋藏不住的悸動和生機,看見白鴿在半空盤旋,看見一瓣微紅的花瓣,隨風飄飛;夏到,我看見不知倦的同學在球場穿梭、奔跑、投籃、打羽毛球;秋臨,偶爾仰首,便會瞥見一片紅葉飄落,落寞地,讓我想起幾乎殆盡的星星紅光,有些淒然、有些蕭索,或者是杳無人煙的海岸,大海狂浪肆意地激起千朵浪花,那種蒼然、那種空寂;冬至,憑欄遠眺,多空無一人,我呵一口熱氣,思緒裊繞如白煙,於有無之間,隨風飄散,越去越遠,越去越遠……

細想之下,我的習慣倒也為我帶來了些獨特的記憶和零碎的片段。四季風景在我眼前變換,人海群潮在我心裏漲落,在倚欄遠望之中,我也說不清我領會了甚麼,我只深切感受到時光在流轉、過去正褪色,而我,卻依然是我。

欄外風光,以至世故人情,都瞬息萬變,唯獨寄情憑欄,我方真切地感受到我。縱然,有些時候我感到我幾乎死寂如雕像,然而我卻嚐到一丁點快感,這快感在於我看著人來人往、世間的喜怒哀樂時,我切切實實地感受到,我內在最深處的本質,那個我,是永恆不變的。這習慣,在年月的洗禮下,使我堅定地篤信著這一點。

不變的,除了我自己,還有這頑固的習慣,也許我該戲稱這耗時的習慣為「陋習」,改不掉的壞習慣。不過若稍作深思,撇掉這習慣的我,也許再不是我,不是那個篤信著我是我的我。

不變的我,加上這不變的習慣,興許才能清楚外界與我的分別,才能在漫漫人生中堅守自我。

說著說著,倒發現吾戲稱之「陋習」也挺不賴的。說著說著,又一片枯黃的葉輕劃過我鼻梢。秋已深,余未去。 習慣,還是不改的好。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我思故我在文藝

Related Articles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二)

上回: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一)

陌生人請洗耳恭聽(上)

這幾天,不遠的轉角處好像總是有個人影。

「你近來點啊」--最生疏而親切的問候

「你近來點啊?」 看到這個問題時,代表你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