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的六四當前,為何不噬一口?

美味的六四當前,為何不噬一口?

人微言輕,但也可以盡情說一些各方不討好的話。這幾天Facebook上滿是關於六四的爭拗,本來去年已有「六四與我無關,我不會悼念」的聲音,但仍算平靜,今年因本土派說雖不悼念,但也可藉此思考香港前途問題,舉辦論壇,激起一群傳統派的反感,指責有人說不悼六四,並不純粹,簡單來說,只是一個叫大家過檔的藉口。

這種分析一點也沒有錯。本土派說不悼念六四,的確是衝著支聯會的,因為以悼念這個形式運作,而又規模最大的,放眼世界,也只有支聯會的六四晚會。但即使陰謀擺在這裡,那又如何?民主黨就沒有消費過六四?六四晚會上難道只有說六四,而沒有順勢把矛頭指向政府(而有一段很長的日子,立法會裏只有大中華派的反對派)。在晚會中出現,難道就不是一種變相拉票?政治從來就不純粹,當然六四也是。

請傳統派人士不要搞錯,不在形式上悼念六四的人,很多是對一味煽動悲情,實質內容空洞的晚會失望。人心偏離,即使有沒有本土派也一樣。你問我,那拜山的儀式也是年年一樣的,如何創新?我會說,我沒有替你們想過這種問題,所以我只是說,我不會去,不是說你們若變成怎樣我就會去。儀式可照做,但請接受在今時今日的政治環境,你們的受眾會越來越少。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香港與矽谷文化差異初探

香港創業界為何未能像矽谷般成功,這是一篇

家長應喺適當時候容許甚至建議子女去犯規

當學生自殺變成一股風潮,問題明顯係出於體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六)

上回: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