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遊記之六: 羅馬與拉素

羅馬遊記之六: 羅馬與拉素

曾被稱為「迷你世界盃」 的意甲,全盛時期有「意甲七雄」,或「意甲七姐妹」,分別是祖雲達斯、AC 米蘭、國際米蘭、羅馬、拉素、費倫天拿及帕爾馬。當中羅馬城便有兩支死敵——羅馬與拉素。

拉素別號「藍鷹」(Biancocelesti), 成立於1900年,與同城球會羅馬共用可容納 82,307 人之羅馬奧林匹克運動場。

雖然拉素 1929 年才參加意甲,但直到 70 年代前一直都只是升降機,徘徊甲乙組之間。1972年重回甲組以後,拉素便一直於聯賽名列前茅,1974年更贏得球會史上首個意甲冠軍。但球會實力所限,數年後無以為繼,1980年代更降回乙組。

球會轉機出現於九十年代中期,拉素被食品公司CIRIO收購,不斷買入新球員,包括文仙尼 (Mancini,現任國際米蘭教練)、韋利 (Vieiri)、華朗 (Veron) 等等,還聘請艾歷臣出任主教練。自此便不斷衝擊意甲冠軍,雖然多以失敗告終,當中1998/1999年球季曾在聯賽一度領前七分情況下被AC米蘭反超,功虧一簣。幸而翌季拉素在最後一輪成功反超,贏回第二個意甲冠軍。可是好景不常,CIRIO突然陷入財困,賣走大量優良球員,再無力爭冠。

除上面提到的名宿外,球會近代知名球員還有薛洛尼 (Signori)、尼斯達 (Nesta)、尼維特 (Nedved)、米赫洛域 (Mihajlovic)、史譚 (Stam)、奧度 (Oddo)、加斯居尼 (Gascoigne)、沙拉斯 (Salas)、施蒙尼 (Simeone)、佩雷斯 (Peruzzi)、基斯普 (Crespo)、高路斯 (Klose)、彭迪夫 (Pandev)、迪肯尼奧 (Di Canio) 及甸奴巴治奧 (Dino Baggio)。


 

至於羅馬,別號 「紅狼」,成立於1927年,曾 3 度贏得意甲錦標。

球會會徽選用羅馬市徽標誌——一隻狼正在哺餵兩名嬰兒。羅馬成立時,市內已有四支球會,包括拉素。當時法西斯政府當局希望這四間球會考慮合併,但拉素拒絕合併,其他球會遂合併成今天的羅馬體育會,亦因而與拉素結怨。 1929年羅馬參加國內第一個職業足球聯賽,翌年便成功奪得意大利盃,短短一年便贏得全國性錦標。1941年,球隊奪得首個聯賽錦標,20 年後奪得歐洲足協盃冠軍。

到了80年代羅馬正式踏入黃金期,在安察洛堤 (Ancelotti) 、般奴干迪 (Bruno Conti)、科高 (Falcao)及施里蘇 (Cerezo) 等球員協助下,羅馬終在 1982 年贏得聯賽冠軍,期間更4奪意大利盃冠軍。2001年,羅馬在 「王子」托迪 (Totti) 帶領下,第三次贏得意甲冠軍。

羅馬近代的名宿有迪維基奧 (Delvecchio)、巴迪斯圖達 (Baptistuta)、艾迪奧 (Aldair)、卡富 (Cafu)、艾馬臣 (Emerson)、禾拉 (Voller)、簡連尼 (Gianini)、希士拿 (Hassler)、湯馬斯 (Tommasi)、簡迪拿 (Candela)、蒙迪拿 (Montella)、森美爾 (Samuel)、捷禾 (Chivu)、卡斯辛奴 (Cassano)、迪羅斯 (De Rossi)、彭路基 (Panucci)、柏路達 (Perrotta) 等。可是,我們不得不提一人——托迪。

沒有太多球員可如托迪般,一個人可以代表整座城市,而又可以讓整座城市的人都深愛他。 托迪由青年軍時代,直至今天三十九歲,一生只有效力羅馬一間球會。1998年,當時只有二十二歲的他成為羅馬的隊長,至今已有十八年,成為羅馬歷來最長任期的隊長。 過人的球技,尤以腳後跟直線縱橫天下;形象如碧咸般俊俏的面孔,加上多年忠心球會的形象及表現,還有在場上的領袖風範及打不死精神,「羅馬王子」 當之無愧。 他現在不但是羅馬隊史上出場最多和進球最多的紀錄保持者、意甲最年輕隊長、意甲史上第二多入球球員、羅馬最年輕及任期最長的隊長等紀錄保持者外,還是歐聯史上最年長的入球者 (38 歲及 59 日)。相比碧咸,他的樣貌與與榮譽都可謂平分秋色,他贏得 1 次意甲,2 次意大利盃,2 次意超盃,還贏得過歐洲金靴獎、2000 歐國盃最佳陣容、五次意大利足球先生,及 2006 世界盃冠軍及入選最佳陣容。

羅馬與拉素每次於聯賽碰頭都會稱為「羅馬打吡」 或「首都打吡」,是意甲每季最精彩的比賽之一,火花四射,足球不就是激情的一種運動嗎?

Jenemy Ma

Jenemy Ma

平凡香港男孩一名,文字,語言,旅遊,足球,音樂,吃喝全是嗜好,雖則半桶水,但以分享為目的,渴望在各方面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Jenemy-ma/419709111429736?fref=ts


Related Articles

談薄伽丘 Giovanni Boccaccio

薄伽丘在一個不完整的家庭中成長--母親在

「原」抑或是「元」?

想起昨天同事問究竟「元素」是「原」抑或是

[帽子戲法] 運動與政治的一點概念

小弟之拙筆並不能為大家寫出一手好文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