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樹窿摺左……

網絡樹窿摺左……

呢兩日,我發現個網絡樹窿摺左……

你負心地留下一句「we will be back online soon」,
這就如同負心漢說「我的離開也是愛」。換來的卻是痴心女子的魂牽夢縈又斷腸。

坐係電腦台前,

我望住呢句英文,
同時聽住盧冠廷以沙啞的嗓音、不規律的節奏、
伴隨著某種神秘,但更多的卻像是神神化化的感覺唱著「天鳥」。
我感到了那麼一點的失落……
他的聲音,

讓我想到了那若即若離的七年情……

「七年之癢」呢個term 聽就聽得多。
但發生係一個人同一個網絡樹窿身上,我相信無咩人見過。
到底,呢四粒字既威力到底有幾大。

我唔知道。
我只知道在早兩個晚上,你忽然無聲無色地離開了我。
盧冠廷的聲音讓我生出一點遐想。

如果,
可以讓我揀,揀做一隻咩種既鳥……

我諗,我唔會做天鳥;我不要雲外看,找什麼新生趣。

我會默默地做一隻啄木鳥。

我會附在這個網絡樹窿身上,啄出你要離開的理由。
我們各取所需,直到永遠,無論是盛夏或是隆冬。
最後,
如果,要我對我和這個網絡樹窿之間,作一個小小的形容,我會說我們是

一種細水長流的味道,一種偶然甜蜜的溫馨。
一個相知相交的朋友,卻是離離合合的關係。

原來,盡訴心中情,只需要靠一個樹窿。

讚好喧嘩專頁,看更多最新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