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貌

禮貌

最近幾位同學吃飯,席間談到和他們同校的另一位同學。他們說這位同學平日也沒有什麼,但是總覺得他有點「假」。我也認識這位同學,但不熟。這位同學平日待人接物很有禮貌。不過的確覺得他的禮貌有點不自然,有點令人難以接近的感覺,但又不至於他們口中所講的「假」,因為這位同學在不認識我的情況下幫過我一點小忙。願意幫助陌生人的人,應該不是個虛偽的人。但無可否認,他的禮貌的確有點拒人於千里的感覺。 他們在談論,我不作聲,一邊聽她們說話,一邊等我點的東西送到。腦海浮起了Johnny講過的一句說話︰「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意思是一個人的自然性格若不加修飾,整個人就會變得粗野。相反,若自然性格修飾打扮太多,蓋過了本來性格,就會變得拘謹僵化。只有既保留自然性格,在此之上適當修飾,才可以成為真正的君子。

禮貌是好東西,他把人與人的關係透過特定認可的方式連繫起來,維持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但過多的禮貌反倒讓人難以理解真實,就像一層層美輪美奐的花紙,包住了一些東西。花紙的確很漂亮,但我們對這東西的了解,也受這一層層的花紙阻礙,而無從知曉。同樣道理,當禮貌過多過繁,會讓人產生一種疏離感,嚴格而言,可算是一種恐懼,因為外人永遠無法知道這個平日待人有禮的人的表現,究竟是否他真的一面。他有可能是個大壞蛋,也可能是個真正的善人。是真是假,無法驗證。使人不敢深交,中國人有時候會用為「城府甚深」這個詞來形容這種人。有時候,禮貌也可能是一種在社會之中自我保護的工具。有些人並非壞人,只是怕不以社會規則來做人會不被接納,故只好把自己裝飾得符合社會規範,捨棄本我。這是禮貌的社會性的表現,也正正如此,形成了吊詭。

不論如何,我們看待別人禮貌表現時,應相信他們是真實的。沒有合理理由下,不應隨便懷疑他人。畢竟這是我們理性所要求的。至於作為個人,有時候大方一些,勇於講出心中所想,適當地表達自我,開心時候大聲笑,憤怒時候抱怨一兩句,只要不要笑得人仰馬翻,或是遷怒無辜就可以。總比起一天二十四小時掛起禮貌笑容文飾感情來得自然,更容易使人接近。對於自己而言,也更舒服一些。這就是我理解的文質彬彬。

國風

國風

不是文青,只是讀過兩錢書,塵世中的一條迷途小書蟲。 不求甚解,寫作只為偶然消閒娛樂。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文化社會禮貌

Related Articles

《致:那一場青春盛宴》— 打工度假結束后的日子

時光荏苒。 眨眼間,我已經從長達一年的打

女人愛穿什麼穿什麼

早前有一個爭議,有男士投訴港女一年四季都

喬志先生一等人,請自行退散吧

想起國中的時候,班裏總有一兩個有點早熟的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