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應該至少有共識將亂倫非刑事化

社會應該至少有共識將亂倫非刑事化

每次談論到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問題,有一些人總會搬出「如果只因他們相愛我們便不應阻止,那亂倫、人獸交也是可允許了?」的理據,當然「同性戀」、「亂倫」、「人獸交」三個議題各有特殊性,但從目睹近幾年漸趨公開的關於同性戀的激烈討論開始,便覺得社會公開大型辯論亂倫,也是「要來的終於要來」的感覺。一單父女共識亂倫的新聞,算是一石激起千重浪。

看過網絡上很多留言,討論重點多數落於「為何我們不應亂倫」,表達手法固有不同,但可歸做兩大原因:「損害下一代健康」和「令人感到不安」,我們撇開雙方沒有共識的亂倫關係不說,也撇開未成年者無法判斷自己真正意願和評估後果的情況不說,只討論應該如何「處置」雙方同意的亂倫。

生物學上的隱憂被很多人拿來做鐵證,覺得這點無得駁,但事實上這是亂倫者要承受的後果,但當他們在知情下仍然選擇承受後果希望生育下一代,這已經超越「該不該亂倫」的討論,而是在確立亂倫關係後「應不應生育」的討論。即使到「應不應生育」的層面,世界上有無數人身體有各種隱性或顯性並會遺傳的缺憾,但我們不能阻止他們結合,而在香港我們亦沒有法例禁止身體檢查後結果不理想者生兒育女。社會集中以這點批評亂倫,除卻理性根據,也滲入了第二原因的情緒因素。

「令人感到不安」這個原因看似過於情緒化,但法律能否無視人的感性?不能。簡單兩例,在公眾地方眾目睽睽下性交和在公眾場所販賣沒經過任何包裝的色情刊物,都沒有直接傷害性,可是有法律後果。然而社會的道德規範會隨時間改變,今天若衣著暴露,或與同性伴侣當街擁吻,或與年齡和自己相差三十載的伴侣卿卿我我,途人仍會議論,但負面的批評應比十年前少一點。浸豬籠、燒蕩婦這種古時的「村例」,都隨時間被淘汰。說到道德禁忌,已婚人士在承諾過只可有單一伴侣下出軌也可算一項,可是就算以今天的大眾標準看,要出軌者為此負上刑事責任也太荒謬了。這回筆者走點捷徑,不去討論「亂倫」的所謂對錯,即使退一步假設亂倫是「不好的」、「不該做的」、「不潔的」,但說到底都是感情事,沒有傷害社會利益,沒有直接傷害第三者利益,說要因此監禁亂倫者,只能說香港法例為傳統道德觀念服務得也太周到了。

社會認為「不該」,和法律上要「懲罰」,兩者有相互關係但沒有必然因果關係,說了這麼多其實也有點拾人牙慧,關於亂倫,德國有一著名案列,可參考此文:德國要「近親通婚除罪化」幾次?我的外電新聞「柯南」之旅,人家總結得簡要明暸,中文也翻譯得很好,引文如下

委員會之所以認為亂倫應該除罪,並不是基於「相愛是人權」這樣的理由。

委員會認為,「刑法並不是一個適合用來維持社會禁忌的工具。法律的功能並非強制執行道德標準,或是限制成年公民們的性行為,而是保護個人不受傷害,以及社群的秩序不受影響。」

意見書也提到,「就兩個成年手足的合意性行為來說,不論是擔心可能對家庭造成的負面後果,或是對產下的小孩的影響,都不能夠合理化以刑法處罰這樣的關係。在這樣的案例中,成年手足的性自決權力,比抽象地保護家庭權益來得重要。」

針對很多人擔心的兒少保護議題,委員會則回應,現行的德國刑法中,對兒少的性虐待和性剝削、不合意的性行為、以及各種性侵和強暴,仍然都是非法的,這些法律同樣適用於血親之間的性行為。也就是說,縱然近親間的亂倫可除罪,也僅限於雙方都成年且合意的性關係。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舉起電話影相個刻,你諗緊乜?

依家呢個社會,係街上見到有咩新奇既事,啲

思旺角衝突

作者: Charles Fung 1)經

新加坡的預後(下):2.7的平衡

上集回顧:新加坡的預後(上) 筆者去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