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硤尾人物誌

石硤尾人物誌

石硤尾是個老人社區。人們都那樣說。我也這樣相信著。

週未的快餐店總是特別多人。男人在角落的座位坐下。如果不是有甚麼特別原因,男人是不會來快餐店的。要說為甚麼,那也沒有為甚麼,你說他不喜歡嗎?那也不是,只是沒這個必要的話,他不會來。不過男人現在就是坐在這裏了。他想不起來那是甚麼原因,或者只是心血來潮,然後就一個人進來了。事實上,男人一點也不肚餓。但就這樣霸佔著位置似乎不太好,所以他還是點了個下午茶餐。

那個大叔每天都坐在那個位置。準時八點鐘,他便會坐在那個固定的位置上。這麼早的時間,店內大部分座位都空著,只有零星兩、三個客人,而他永遠都只會選擇坐在那個角落的座位,吃著價值十五元的通粉早餐。女人曾經懷疑,這是不是種病態。他那近乎偏執狂的固執,使她都陷入瘋狂。不知何時開始,女人特地為他預留這個位置,每當有人企圖接近,她都會煞有介事地加以阻撓,辯稱有人。說來可笑,女人根本沒必要這樣做,她倒想看看他會如何反應,會坐另一位置,或是就此離開?但這情況始終沒發生過。她想,這大多只是一種習慣。他通常很快便吃完早餐,然後把馬報攤在桌上,一邊喝咖啡,一邊做著那彷彿永遠做不完的「功課」,就這樣待上一整個早上。通常下午人流開始多,他就會自覺地離開。神不知鬼不覺地,反正女人從沒留意他是何時離開的,總是在她不為意的時候。間中累了,他會抬起頭看看窗外,擺出一副沉思的模樣,隨即又重投馬中世界,無人可打擾。女人為此而幻想過一個美麗的故事。這個男人的堅持不懈,是為了等待一個不愛他的女人。那個女人每天準時九點鐘經過,因此男人才會坐在窗邊位置,為的就是見她一面。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男人的浪漫。她打量著街上路經的女人,始終找不到個像樣的。當然,這只是她毫無根據性的猜測。不,女人很清楚沒這回事。他純粹就是個無聊人,這是她將近半年以來的觀察所得出的最誠懇的結論。女人有意把它變為一個並不美麗的誤會,為的只是自娛。沒有其他。

每逢週日,少女都會陪同爺爺到隧道口旁的茶餐廳吃午飯。沒有人見過少女的父母,聽講她只與爺爺同住,兩爺孫相依為命。每次少女都小心翼翼地攙扶行動不便的爺爺拐進餐廳,外人看在眼裏都感受到少女的孝心,也不免流露憐惜之情。小女孩的外婆不時會帶她到相同的一間茶餐廳吃飯。碰過幾次面後,兩爺孫與兩婆孫熟絡起來。他們經常相遇於茶餐廳中,也只限於茶餐廳中。爺爺和外婆會互訴近況;少女會逗小女孩玩。

老人社區的地鐵站外,經常有一女人徘徊。「可以借六元給我搭車嗎?」她重覆哀求著每個路經的途人,但從未得到理采。人們起初會有點猶豫,畢竟只是六元。再次碰到則開始質疑,果然是個騙子。然而再三相遇後,他們得到了共識:這個女人不正常。人們認定了這個瘋女人,離遠看到便避之則吉。沒有人想像過,女人得到六元後,會發生甚麼。人們都害怕惹事,或者無暇認真對待一個瘋女人。她真的會用那六元去搭車,遠離這個社區嗎?沒有人知道。沒有人有興趣知道。有一天,瘋女人遇到了小男孩。「可以借六元給我搭車嗎?」女人如常的語氣平靜。「可以啊!」善良的小男孩一口答應。他從褲袋掏出了三個二元硬幣,一把塞進女人手中。

葉子

葉子

香港人。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石硤尾香港

Related Articles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一

今天陽光異常燦爛,燦爛到霸道的地步。忽強

《浮士德》簡評

尤記得去年,香港有部甚有口碑的電影名為《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