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志會約炮不會約會?!

男同志會約炮不會約會?!

Dear Friends,

親愛的同志好友,如果你手中握著iPhone,大部份的人應該都有使用一、兩個同志交友App,有人認為這些交友軟體只不過都是用來約炮,但有時還是能遇到一些純蓋被、聊得來的朋友。

最近我從德州搬到加州,決定不當Cowboy,改當LA Boy!剛搬到加州後,這些交友App的確發揮功能,讓我在短時間內認識了幾位朋友,但就在跟這幾位新朋友見面的過程裡,其中三位實在是讓我啞口無言。

這篇有點像是憤怒文,也是我個人的經驗文分享給大家。

首先,第一位C男,國籍菲律賓,職業為男護士,外表中肯、穿衣樸實,看來是個誠懇的男孩,他說有機會希望能碰面聊聊,而我當然也非常樂意交新朋友,於是他問我什麼時候有空,就在時間談妥後,他便傳訊息表示當天要不要一起去爬山,我看了看簡訊,想說自己是不是眼花,「爬山」?怎麼第一次碰面就想看到我背著一個登山包,然後氣喘如牛的畫面,況且爬山也不是一項兩人能同時進行談話或是有互動的活動,「爬山」這個idea會不會不太適合兩個第一次見面的朋友,於是我便建議喝個咖啡即可,後來我們碰面後吃了優格、喝了咖啡,聊天過程非常順利。我不太能想像第一次跟朋友見面就去爬山會是什麼樣的約會,當然爬山是一個很好的個人興趣,適當運動能讓人強身體魄,約會適合一起聊彼此的興趣而非一開始就一起進行興趣,以上純屬個人意見,如果有熱愛爬山或是戶外運動的朋友,第一次見面就能發掘彼此有共同嗜好,我給予祝福。

第二位,台男,國籍台灣,職業為後博士生,外表如一般台灣男生,可能因為我也是從台灣來的朋友,他也很久沒回台灣,於是他也希望能碰面當個朋友,約好時間後我前往赴約,我等啊等、等啊等,等了四十分鐘,他終於出現,我想也許真的是 LA的交通世界聞名的差,遲到是一件多麼稀鬆平常的事情,我看到他的第一眼,他才會顯得一副如此理所當然的表情,我也不是沒有遲到過,雖然我現在住在美國,但別認為一個初次見面的朋友都有美國時間可以等。

我知道很多人也許不是那麼在意外表,也覺得不能以外表來評判一個人,但記得小時候,早上朝會全校升旗前,訓導主任都會要求學生們整理個人的服裝儀容,我想這點至今我都覺得受用,我並不否認自己是個會看外表的人,因為現在要完全性的撇除一個人的外在條件去認識對方,我覺得是完完全全不可能,不需要過度打扮像要參加三金典禮走紅毯,簡單有型、有個人風格,我認為把自己整理的乾乾靜靜倒也沒有什麼不好,就像你參加工作面試,一定會選擇一件稱頭的襯衫或西裝把自己裝扮的有專業感,取得面試人員的信任。同樣跟新認識的朋友約會,為何不把鬍子給刮乾淨,選一套乾淨的衣服前去赴約呢?這位台男的服裝我也不用多敘述了,我個人覺得他應該真的很趕,不知道是太太要生了?還是飛機要飛走了?他真的是隨便抓了件穿三天的T-shirt,以及一件看似沒有臭味的短褲,穿上人字拖後就出門了,我內心浮出一句話:「博士真的很忙」,而我也再次認定自己是個外表主意者。

當時在我內心責備自己不該用外表判斷對方以及抱怨完他不在意的遲到後,一樣找個地方喝個咖啡、聊個天,聊天過程他的眼神閃爍,一直東張西望,他問我來美國多久了?問完後也不在意我的回答,馬上就往窗外看,我想窗外有什麼跟著一起看出去,就只有街上的行人走過,看完窗外看別桌,他的行徑讓我一把乾柴,真是怒火中燒!我好像是個透明人般的坐在他對面,每次他問完我問題後,都沒有正視過我的臉,他像是坐在電腦桌前打完字後send給對方,然後就去做自己的事,等著對方的回應,他可能是這世紀最新的一種人種-「僅限MSN溝通模式人種」,是不是面對面溝通實在太複雜,這一類的人種已經自行簡化成MSN 2012.0 ,任何人與人面對面溝通都以不看、不聽為設定模式。我忍了15分鐘,最後我趁他左顧右盼時,傳了求救回call簡訊給朋友,朋友二話不說馬上來電,我藉機說朋友需要幫忙,立馬離開這場可怕的碰面,而台男的資料也在我的手機裡被自然淘汰了!

第三位,凱文,國籍中國,職業是會計師助理,他的交友資料裡沒有臉部照片、身體照片、也沒有屌照,就是一張黑色的圖片,簡單的寒暄後,他解鎖他的照片給我看,顯示的是一般生活照,我們約好一起吃晚餐,聊天過程都很順利,有說有笑,我想也許可以跟凱文變成好朋友,他說他不喜歡顯示照片,因為他不想讓大家知道他是Gay,雖然出不出櫃是個人的選擇,但我覺得到底有幾個異性戀男子會去下載同志交友App,看身邊有多少男生是不是Gay,而且我想凱文你應該不用同志交友App,我就可以判斷你是Gay,因為你…Gay翻了!有時候沒圖雖然沒真相,但我深信Seeing is believing!

隔天下午他傳封簡訊給我,約我一起跟他游泳,他說他自己一個人很無聊希望有人陪,然後就一直傳簡訊問我「你的有多大?」、「我想要看看你的東西」,這是一場行約會之名但約炮之實的對話,最後我沒有赴約,我們的對話紀錄也就停在「You have a good time」,我想最終他會找到一個讓他很有聊的人吧!

從碰面認識到瞭解彼此,愛情是否變得真的如此速食?是不是人們已經遺忘怎麼談戀愛,還是大家都不談戀愛了?!亦或是約炮的模式改變同志交友的文化?

我不是個約會專家,也不是戀愛大師,我只是個Gay,希望尋求一個能談天的好友,有機會再更進一步談個戀愛,也許從App或網路進入到真實世界後,一切都不再真實,男男的約會像是在喃喃自語。

文章轉載自作者網誌: 壴零視野

奧斯汀的同樂會 Good Friends & Good Days

奧斯汀的同樂會 Good Friends & Good Days

去做吧! 那些想做卻不敢做的事。


Related Articles

你不得不知的「五大必看美國經典同志電視影集」

「我可能不會愛你」在台灣金鐘獎奪得多項大

同志的過年恐懼症

當路上開始出現春聯和炮竹的裝飾品,加上成

[LGBT] 愛與痛的熱吻

目前為止,我的人生裏曾經有兩個同性伴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