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證童之法律不外乎人情?

無證童之法律不外乎人情?

肖友懷的婆婆希望政府酌情讓他享有居港權,理據來來去去都是一個字:「慘」。慘的人固然是需要幫助的,可是為何幫助的方式是給予香港居留權,有那麼多解決辦法,為何單單是留在香港?老實說,如果是請她與肖友懷一起返回大陸,也不算是涼薄吧?因為不管怎樣說,大陸也是「能住」的地方,並不是把他們趕回有戰亂飢荒的地方,所以可算是人道的。

如果這兩「婆孫」(還未經證實)的處境果真是極慘的,而且亳無解決辦法,只有「留在香港」可以拯救他們,那麼香港法律特別為他們開一扇小小的酌情之窗,固然是可以理解的。然而,當他們的情況只是有點糟,而且有其他辦法,卻胡亂開酌情之先例,那便是對法制的衝擊,也是對守法的人的侮辱。順著婆婆與陳婉嫻的邏輯,那些為了守法而作出妥協的市民不是也很「慘」嗎?

法律與人情的關係密不可分,但有些人只是為一己之利,見風使舵──法律能保障自己的利益時把它用作「盾牌」,反之損害到自己利益時則以人性為由試圖推翻它。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艱難,但法律是社會的基石,不能隨意搬來又搬去。酌情二字也是莊嚴的,在一般情況下,是由人去遵守法律,而不是法律去遷就人。

幾句求情,幾行眼淚,不值得我們的社會犧牲那麼多。至於過往開過的先例,不一定是理據,甚至可能正正是被人情所脅持而犯下的過失。

喧嘩特稿

喧嘩特稿

喧嘩官方專用喉舌。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人情居港權時事法律無證童

Related Articles

平壤-我們最幸福

在二十一世紀的大幕剛開始,在二十世紀叱吒

移民?你諗清楚未啊

香港一年都尾都有唔少人話要移民,例如柒柒

議會Parliament的字源

不懂政治,也不好政治,唯愛文字。立法會補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