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濛中的哀思──在中大上JASP3500後感

灰濛中的哀思──在中大上JASP3500後感

想起來是一年級的事。

前往上課時,路經蘭苑旁的樓梯,瞥見牆上有一張不起眼的單張,宣傳的正是這個新科目--「日中美電影的二戰想像」。當時雖然很有興趣修讀,但3字頭的Course code也令我不安,一直猶豫不決。

幸好最後還是修讀了,而它也成了我大學生涯中最令我感動的科目。

 

戰爭的畫面從螢幕中隱去,演講廳的燈光亮起,我從歷史回到今天。我難以名狀此刻的心情,只知道明亮的燈光現與我不相容,刺眼得像要把我驅逐。我順從地離開鄭棟材樓的演講廳,始知室外依然淫雨霏霏,陰霾從天上伸延至聯合書院灰調的建築物,以至地上。我有點好奇,這股憂鬱還能滲透到哪裡去?

鋪天蓋地的灰濛輕輕地向我招手,我便不由自主地撐起小傘踏進它裏,與這黯然的天色惺惺相惜,互相感染、互相慰藉。

我獨自走在茵綠植物夾道相迎的路上,四周是多麼冷清,只有兩個表情麻木的同學坐守康樂大樓前的攤位,正如剛剛關於二戰電影的課,只有小貓三數隻坐在偌大的演講室中。老實說,落寞。有些過去是真的過去了,命運就只剩下被遺忘,不服輸的便唯有不斷地複習,狼狽地力挽狂瀾。

儘管我多不願承認,我確實無可救藥地再一次為戰爭的殘酷而戚戚然。我厭倦這個難以自拔地以感性理解歷史的自己,也許歷史只應該用作參考及反省,而不是被我這種傷春悲秋的人用作情感宣洩的渠道。我走到聯合路上,伸首俯望百萬大道,山巒起伏的背景前是風格各異的建築物,又有始於大學圖書館,如卷軸般展開的百萬大道,是自然之美遇上人工之美,壯觀瑰麗的人文風景盡收眼簾。人類在建設後破壞,破壞後建設,似是不變的循環,若仍然執著而頻繁地要寄昨日的烽煙不痛不癢的哀思,不是傻氣,便是沉溺。

輕柔的細雨用微不足道的力度敲我的傘,滴滴嗒嗒,為時間標上刻度。我慨嘆時間那麼決絕,沖刷了血跡,消隱了哀嚎,送別了記憶,任我們用什麼方式企圖留下戰場上的畫面,那不可言喻的巨大的痛,亦只能靠今人的想像去偽造。那都是贗品,而我便是在鑒賞贗品。說來慚愧,活於和平年代的我在安穩中代替那些活於水深火熱中、還未來得及傷感已歿的人傷感,是否有點擅作主張?拙劣的想像若與現實相差甚遠,一直以來悲憫的恐怕只是自己內心深處的軟弱而已。

數個行色匆匆的人超越了腳步停滯的我,轉瞬便消失於霧氣濃重的前方。我意識到自己的過份悠閒,便稍稍加快,嘗試追回群眾的腳步。當我終於到達被濕氣籠罩、黃色外牆佈滿水珠的蒙民偉樓,回頭張望,始發現剛才走的路都被蒸發成水氣,早已面目模糊。我嘗試憶起那段路,卻發現腦中的景象也一樣朦朧。然後我驀然發現,心中的灰濛已經悄然散去。

那一刻的情思已成歷史,過後我已無法在腦中忠實地重現那種感受,只剩這樣一堆文字,印在臨摹入門手冊的其中一頁。

4/4/2013

讚好喧嘩專頁,看更多最新文章

鹽症患者

鹽症患者

心靈上的痛楚會沉澱結晶。


Related Articles

花未全開月未圓

中大於我心中,是充滿詩意的。興許是因為雙

到底是 5+5+5 還是 3+3+3+3+3?

這問題提起的爭拗是 5×3 到底是 5+

對住Roommate啪啪啪

好好運用宿舍資源似乎係全世界大學生都懂得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