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和民主派的絕望

溫和民主派的絕望

昨夜風聲起,今晨湯家驊已經退出公民黨和辭任議員之職。前者毫無懸念,後者倒是讓我詫異了一下子。我對湯沒有什麼特別的好感,有時候他說的話我也覺得份外腦殘,例如早前他指民調中支持和反對的人數一模一樣是不可信,但一直佩服他比其他泛民更敢於去承認許多殘酷的現實,即使明知那些東西說出來也只會得罪那些最會吵的「同道中人」。但我今天不是想說湯家驊,不過從湯家驊我能看見溫和民主派的絕望。

香港政治最嘔心的地方有二,一是要與敵人共舞,和共產黨做光明正大的利益交換自由;二是想辦法去吸納永遠不會政治覺醒的港豬的支持,是的,不要期望港豬會醒的前提下做。溫和派一直想做嘔心的事,然這二點都是現在政治潔癖日益嚴重的香港人做得最失敗的地方。

可能是大家看得坊間幫香港人自慰的文章太多,說香港過去是如何地幫助內地崛起、說香港現在那裡優勢依然、說香港人的質素高出內地人云云。這些都是事實,但這些自我感覺良好和困在本土的認知,令我們許多都不願意承認,中央在政治和經濟上有絕對的優勢和主動權,而在有錢有人的國家機器面前,又換血又滲入又威嚇又收編,玩正面對撼的遊戲,香港民主一派長遠來說必輸。

如果你問我溫和民主派和其他民主派(傳統/激進)的分別是什麼?就是對中央的態度。溫和民主派主張要以不亢不卑的姿態和中央建立互信,在一個直接的溝通平台上謀求最大的政治空間。理想的情況就是要做一條狡猾但正直而又成功的蛇。完全就是湯家驊今早發聲明時重提的那已經被遺忘的公民黨理念。

而現在被攻擊為左膠的傳統民主派的政治立場,其實毫不溫和,多年來沒有試圖和中央建立互信和直接溝通平台,與中央強硬地一直對著幹,溫和也只是姿態溫文而已。然骨子裡,還是跟激進民主派一樣,玩正面對撼的遊戲,不過老人家沒有青少年的窮本錢、衝動和熱血,玩不起勇武。他們唯一一次的協商也只是一零年的民主黨的華麗轉身。然而用今天的騙局方案去反證當年的轉身是錯也是看不清今天的中央和當年的中央不一樣了。

論意識形態,溫和民主派最能吸引沉默大多數的支持,甚至是部分建制派擁維者的支持。如果有人說民主肯是大多數人的願望,甚至激進民主派得人擁護。我呼籲仁兄應該要離開網上世界去接觸下真實的大多數人。很多盲撐政府的人需要民生但不需要民主(雖然明顯二者密不可分),更多沉默的人其實建制派/傳統民主派/激進民主派都非常反感。我不敢斷然這批人是大多數,但絕對不是一個可以令人選擇忽視的數量。但好可惜,今時今日,港豬依然分不清民主各派的分別,混為一談了。

在這個已經撕裂失智的氣氛裡,溫和民主派兩面不是人。向中共進言但被忽視被漠視,沒有底氣的中共不願放棄一國壓兩制,而且中共也清楚溫和民主派的弱小,不足為患,而對付傳統/激進民主派,他已有可行的一套。另一邊廂,溫和民主派在爭取民主中被邊緣化,和傳統民主派一樣被打入左膠之列,受灸手可熱的激進派不斷追擊。傳統派尚會嘗試跟著支持者的轉向而走。溫和派卻嘗試始終如一。難怪網民嘲諷溫和派太天真。對,太天真了,應該跟所謂不是港豬的香港人玩選舉遊戲,才容易生存呀。

溫和民主派的絕望處境就是如此。就是中共不願聽、隊友扯後腿、支持者勢弱。

在絕望下,朋友叫我要理解當今青年的狂躁和「合理」抗爭行為。他們要宣洩。

在絕望下,我叫朋友明白溫和民主派的閃縮和「合理」投共行為。他們要出路。


Related Articles

馬基維利的「君主論」

現在社會流行說「左膠」,不只是香港,國際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一)

<本故事為原創虛構故事> 從前,有一個拐

議會Parliament的字源

不懂政治,也不好政治,唯愛文字。立法會補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