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作為經濟學家的司馬遷

淺談作為經濟學家的司馬遷

普遍都將司馬遷視作歷史學家,除了司馬遷的家世以外,古人將《史記》視作一本史學著作也是重要原因。特別由唐代劉知幾撰作,中國古典「三通」之一的《史通》亦將《史記》列為六家史學之一。然而,古代學術不如現代有明細分工,知識份子往往都是通才,往往精通多種學問,東西方皆如是。

我無意推翻司馬遷的史學家的形象,況且司馬遷也強調史官一職是自己家業。但仔細讀讀《史記》,其實不難察覺,與古代其他知識分子一樣,司馬遷的身份並不囿於史學家。

《史記.貨殖列傳》是講述經濟史的一章,篇幅不長,內容卻非常超前,值得深思。由於時間所限,今次只淺淡上半部分有關的理論。

1.「耳目欲極聲色之好,口欲窮芻豢之味,身安逸樂,而心誇矜輓能之榮。」

《史記.貨殖列傳》指出人慾是經濟生產的原動力,以其對人性的觀察立論,指出人性大多是喜愛聲色、美食、不願工作,羨慕別人有財有勢。這種觀點,現今經濟學都有不少唱和。最有名的,莫過於凱因斯的"Animal Spirit"。

2.「待農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此寧有政教發徵期會哉?」

不過,和凱恩斯不同,司馬遷認為最聰明的統治者會順應人性,其次才是出手控制經濟活動,最壞的是與民爭利。而經濟動靜,並不是由政府出手上而下控制,乃是由社會下而上決定。

3.「人各任其能,竭其力,以得所欲。故物賤之徵貴,貴之徵賤,各勸其業,樂其事,若水之趨下,日夜無休時,不召而自來,不求而民出之。豈非道之所符,而自然之驗邪?」

更有趣的,是《貨殖列傳》竟然提及經濟週期,甚至市場價格的概念。便宜是變貴的象徵,貴是變便宜的先兆,與海耶克的經濟周期說不謀而合。司馬遷更說,只要各人按自己能力去追逐自己欲望,樂於做自己的工作,就能不停產出。更是有Laissez-faire的味道。

司馬遷提出這幾項觀點,很可能是要反對漢武帝的經濟政策。特別是他實行計劃經濟,由中央統一調控生產,特別是養馬,及官賣鹽鐵酒,增加中央收入等一系列措施,大家讀中史時都可能讀過。漢武帝的方針,是要在短時間之內籌集資源應付各方,特別是對匈奴的長期戰爭。司馬遷的論點是否適合當時之用,仍有待商榷。但他的洞見,卻和後人,以至西方經濟學理論有不少相似之處,足見司馬遷不單是個良史,放在現代,或許可以兼職經濟學家。只不過現代經濟學研究重視數據分析,而司馬遷卻是以歷史為材料得出結論。

內地近年來強調調控經濟,事事插手。但似乎愈是調控,情況反而愈糟。如果司馬遷的一套在漢武帝時未必合用,在今天,是不是可以提醒一下,經濟不應亦不能由政府決定。蒼生才是經濟的主角。

國風

國風

不是文青,只是讀過兩錢書,塵世中的一條迷途小書蟲。 不求甚解,寫作只為偶然消閒娛樂。


Related Articles

中西醫學歷史與沿革

其實在世界早期歷史發展中,并不只存在歐洲

都靈遊記之三: 主座教堂與耶穌裹屍布

前文提到宮廷廣場的西北方是著名的都靈主座

設計的巧思——筷子與牙簽

不同於西方人利用多種器具進食,東方人發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