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鳥跟魚

海鳥跟魚

海鳥跟鳥的故事,只是一場意外。

魚兒水中游,鳥兒天上飛。兩個原本互不相干的世界,卻因為海鳥一次低飛,隔著海水與魚兒打了個招呼,而連結起來。自此,魚兒知道這個世界除了藍藍的大海,還有一片白白的天空;而那個原本只屬於海鳥的世界,亦從此多出一條魚兒。

但這是兩個互不相干的世界。

那次意外的邂逅後,魚兒便沒有離開過海鳥了,海鳥飛到那,它就跟到那,隔著海水,仰望展攰飛翔的海鳥,模糊但快樂。在魚兒的心中,沒有海鳥的天空,就不是天空了。原來在魚兒的世界裡,不但容下了無邊無際的天空,還容下了一隻海鳥。

於是魚兒開始幻想自己有一天能擺脫那該死的海水,飛到天上,飛到海鳥的旁邊,繼續一起去探索這個世界。魚兒躍出水面,投入萬里蒼穹,吸入第一口空氣的一刻,它發現自己不能呼吸,離開海水的魚兒會窒息。它這才記起,海鳥是屬於天空的,自己是屬於海洋的。

這是兩個互不相干的世界,亦是天與地的距離。

但縱使魚兒知道自己一跳出水便會呼吸困難,但它仍然的不斷地嘗試,嘗試把這天地之間的距離縮短,嘗試拉近海鳥跟自已關係。而每次躍出水面時,看到海鳥展翅翱翔的樣子,便是它在死亡的窒息中最大的安慰了。再加上海鳥每次都在魚兒躍出水面時,報以一個微笑,作為對魚兒盡心盡力的維謢這段友誼的報答。所以,魚兒不再像以前一樣生活,它現在選擇在一次又一次痛苦的窒息中不斷躍向天空,痛苦但快樂地生存著。

但不要忘記,這原本是兩個互不相干的世界,怎樣努力也不會改變得到甚麼的。

直至一天,魚兒在跳出水面時,偶而發現了另一隻海鳥伴在海鳥身旁。快樂的感覺一下子盪然無存,相反窒息的感覺卻在這無情的傷口上多了一把鹽。這已不再是痛楚這麼簡單了,這是一種痛苦,海鳥無情的在魚兒的心上留了一道永不癒合的疤,亦再一次的為天與地立下一道不可超越的界線。

因為,這原本就是兩個互不相干的世界。

重新投入大海的魚兒,不再有窒息的感覺,痛苦的呼吸著,呼吸為魚兒重新帶來清醒的一刻。它明白了,即使怎樣努力,它也沒法真正成為一隻海鳥,真正的在天空飛翔;就正如海鳥也不可能長時間在海裡駐足一樣。海鳥是屬於天空的,魚兒是屬於海洋的。即使魚兒怎樣付出,去嘗試把兩人的關係拉近,海鳥都不會知道,因為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這一點,海鳥往往比魚兒成熟,比魚兒看得更通透。

就讓魚兒在自己的世界中,痛苦的大哭一場吧!明天一早,大海裡或許都盛滿了它的眼淚,又或者它根本沒有哭過。

這就是天地間的距離,兩個永不可能接觸的世界。

魚兒會因為海鳥而不再浮上水面,不再躍出水面吧?不,因為海鳥讓魚兒見識了這個世界,讓它知道除了海洋,還有天空。偶而隔著海水望向天空,看到海鳥比翼齊飛,向海中的它微笑,雖模糊但快樂。

畢竟說到最後,這只是一場意外。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寓言故事愛情

Related Articles

有朋自遠方來

俗語有謂:「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故此偶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二

上集回顧:[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

自強與瑞芳

瑞芳首次踏足台灣。這裏的一切都是新奇的。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