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養慾之恩》﹕養父女之間說不清的糾纏

[流行文化]《養慾之恩》﹕養父女之間說不清的糾纏

雖然同樣是養父女之間的不倫戀,但《養慾之恩》是親情混雜愛情,《蘿莉塔》(Lolita)卻是欲望混雜些許愛情。當一邊聆聽着Antonin Leopold Dvořak的《Largo in D flat (New World Symphony) Goin’ Home》,一邊看着日本新生代女星二階堂富美在浮冰間自由翱翔,不其然就想起Humbert(《蘿莉塔》的男主人翁)的悲劇遭遇。

事實證明,無論是亂倫抑或戀童題材的作品,作為男主角,大多不可能有甚麼美好的結局。

災難與依戀

正如網絡上有評論《養》的文章提及到,災難過後的男女主角發展出近乎病態的互相依戀並非罕有,而是典型的「災難後遺症」。人在經歷大災難後,會因為過度震驚而無法作出任何正常反應,細心的導演便安排了小演員面目表情地一腳踢向母親屍體的一幕(大約是想讓母親反應過來);但當一切安頓好以後,人的記憶和情緒或會突然湧出,如果沒有妥善的災後輔導或會成為難以擺脫的夢魘。在電影前段我特別留意到小演員緊抱着的支裝水,大概由於不懂開瓶而沒有飲用,但她在體育館裡遇到不少大人,還有小木屋門前的老婦,她卻拒絕將這支水交給任何人——直到淺野忠信飾演的腐野淳悟出現,花才終於鬆手,改為抱着她的養父。海嘯後年僅十歲的花失去一切,手上的支裝水是她唯一擁有的東西;後來,支裝水變成了她的養父淳悟,十七歲的她用盡一切方法——包括自己的身體——「消滅」任何有可能拆散她和養父的人,不論是養父的情人,抑或是對自己照顧有加的大叔。將大叔凍死在浮冰上似乎有些匪而所思,畢竟對方是出於關心才想將她安排給別的領養家庭,花不僅反應激烈(亦是二階堂富美極具爆炸力的表演),更幾乎是毫不猶豫地想置對方於死地。就如當初手上那瓶支裝水一樣,花寧可殺人亦不願放手。

助長了這一種扭曲依戀的,毫無疑問就是淳悟本人。生長於破碎家庭的他一方面極渴望家庭,另一方面又放縱自己接受養女的誘惑,才導致養父女之間的關係變質。倫理道德既建基於社會約束,卻也是基於血緣關係帶來的自覺。誠如導演所言,父女戀在現實中是真實存在、又為世不容的一種關係;而沒有血緣關係的養父女之間,可能會少了一種心理障礙。當然,養父女之間也可以是血濃於水般的親情(如《真夏方程式》(2013)裡的川畑父女)。但與川畑父女之間從親情出發而犯案不同,《養》的兩宗殺人事件似乎均有「掩家醜」的羞恥心作崇,亦導致兩人關係日趨崩潰。雖然電影沒有交待兩人如何處理第二宗在東京的殺人事件,但從頹廢的淳悟可得知,兩人早就沒有以往在北海道時的親密。大概也是這時候,淳悟才記起自己作為養父的責任,緃然那句「我只想當一個好父親」來得有點晚,亦有點諷刺。

「你不恭喜我嗎?」

蘿莉塔跟別人私奔了,好幾年後又窮困又大着肚子時才終於不得已聯絡養父;曾經為了綁住淳悟不惜殺人的花,也終究離開了淳悟,直到快要結婚時才和未婚夫約見他。十多歲的女孩大抵由於青春期對自身各種不確定,很容易對年長的男性產生仰慕之情,正如那一年在北海道的雪地裡,十七歲的花看着艷陽下嘴角泛着淺笑的淳悟,近乎任性的大膽要求他和自己接吻。當少女長大,踏入花花綠綠的世界,那位年長的男性大概也要中年發福,若能遇見年紀相當的對象,當初的愛慕也要逐漸消散。雖然導演沒有交代花離開淳悟的經過,卻估計也是脫不了這個定律。三年後,養女已經褪去青澀,貌美成熟,桌子底下是如當年一般的撩撥,然而接着「淳悟」卻已非當年的愛語,而是一句「你不恭喜我嗎」。電影結束得十分突然,唯有在車水馬龍的街頭走了一會兒,才突然悟到其中的悲哀和沉重。

延伸閱讀:
《養慾之恩》災難後遺症
http://paper.wenweipo.com/2015/01/02/OT1501020001.htm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不倫愛情日本電影禁忌

Related Articles

[影評] 《The Hunt》:非典型謊言

劇情簡介: 已離婚的獨居男人正要開展新生

巴赫的宗教音樂

我不是教徒,但極之欣賞巴赫的宗教音樂。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