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山城 之「蛇」(壹)

活在山城 之「蛇」(壹)

蛇者,於非指定時間內停留在宿舍內的非宿生也。借用了「人蛇」的概念,是地道的港式中文,前人偷渡,後人偷宿。蛇之所以出現,無他,宿位不足夠,難免有黑市產生。但蛇非全部皆屬非法,部分宿舍只要付上數十元,便可借宿一宵。非法「屈蛇」被抓,小則警告,大則罰錢、扣宿分。

人蛇和蛇頭的敵人有四:宿舍導師、宿生會、保安叔叔和清潔嬸嬸。首兩者有權限可直接「打蛇」,而叔叔和嬸嬸則會與他們緊密合作。請留意,為什麼我說他們是敵人,非天敵呢?因為敵人的產生是看自身的人緣,如有好人緣,敵人也成了無間道。

作為幸運的小數,少不免須幫助一下不幸的多數,於是我「養」了一個學期的「長蛇」─ K。

K在學期初便「入宿」,那時大家還是生面孔,她成功地混入宿生其中。然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半個學期過去,宿舍導師終於對K的「宿生」身份生疑。自此,我開始過著逃避「打蛇」的生活。

我倆探取與敵人「鬥夜」的策略。與年紀較大的敵人們「鬥夜」拚青春本錢不成問題。反正,K需要「屈蛇」的原因是莊務太忙,經常午夜還流連在外。這個策略蠻成功的。

但難免還是會遇上驚險情節。

SEM BREAK期間,見保安稍有鬆懈,我便招朋喚友來個小聚會,聯誼一番。那天晚上,我和同宿的好友在我房裡招待五個非本校校生的中學同學,聽著音樂,小酌幾杯,風花雪月(自讚一句,我們並非胡天胡地,這規我還犯得有格調的)。忽爾手機震動作響,是K來電。今天的我和同宿友人要接收六條「蛇」,我屈指一算,假如被抓,罰金還不少。我下樓到大堂開門給K進來,然後快步上樓欲先回房看友人們騰出個位子了沒。

查看無問題後,我轉身開門到走廊迎接K。殊不知一步出房門,便看見K被宿舍導師叫住的一幕。難道真的偏走山路太久,終遇虎了,啊啊啊,天亡我也。導師問K道:「同學你是非宿生吧,這麼晚還在幹嘛?」我腦袋一片空白,呆了一下。K連忙答道:「我借了她幾本課文,我是想拿回書本溫習。」導師眉頭輕蹙,揚手揮揮,叫K拿完課本就快走。困境!假如導師跟著我們回房,全程監視K拿書本後離開,那我一房的「蛇」便爆光了。我倆慢慢地轉身回房,餘光瞄到導師沒有動作,只是定定地盯著我倆。我頓時偷偷舒了一口氣。回到房,K拿了數本課文,便到進學園避風頭去了,剩下兩個「蛇頭」和一房的「人蛇」猶有餘悸。

數天後的晚上,又打蛇了。其實SEM BREAK期間打蛇真的很嚇人,還如此頻密,明顯是有目標的,很是心虛,自然會覺得那是衝著我而來。當晚,K躡手躡腳地在沒撞見宿舍導師的情況下竄逃到我房,稍稍竊喜了一下子。之後,我洗澡後便過對面的房間找人耍樂。就在我耍樂正酣,我聽見走廊傳來清脆的敲門聲(我這宿舍的隔音是非一般的差),又聞導師的聲音在響:「請問有沒有同學在裡面?」,如是者她問了好幾遍。據聲音響亮的程度,導師正在敲我正身處的房間「方圓四房」之內,我心跳加速,腦中飛快地預演各種可能發生的突發情況,同時亦躊躇著是否該出去探個風聲,糾纏,非常糾纏。好!我把心一橫,打開門去一探究竟。一出去,往右看,只見宿舍導師正看著保安叔叔用後備鑰匙開著房門。我心咯噔了一下,SHIT,看來他們是不到黃河心不息。我主動和他們打了聲招呼,然後慢步至廁所去。一步入廁所,心中高呼不妙。等了約二十秒,我步出廁所,驚見導師兩人從剛剛走廊的中間迅速移師到走廊的盡頭。這巡房路線未免太有針對性了吧……但我安慰自己道:「不先查我房,是否代表我並非頭號通緝犯呢?」

我再竄入友人的房間,因為同時我又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我忘記了自己出來時有否鎖了房門,而我沒有帶鑰匙,那時真想把自己殺千刀。我再度心跳加速,再躊躇著是否該出去大膽一搏,糾結,非常糾結。好!我又把心一橫,打開門去一試究竟。我趁在不遠處的導師兩人進房視察的一瞬,我輕身一躍,一下抓著把手輕力一推,啊!感謝上天!我飛快地轉身入房,把門鎖上,一口呵成。房內漆黑一片,我開了燈,輕喚K。她平躺在我的床上,用羽絨被子蓋頭包裹著自己,看起來還真的騙得了人。K真是機靈,聽見外面有風吹草動便躲起來。於是我把自己和K的東西收藏好,又把燈關上,開了同房的台燈,我坐在同房的椅子上吹風筒,等待查房的來臨。不久後,聽見門前有清脆的敲門聲,我連忙上前開門。導師探頭往內看道「你好,同學,我們正在查房。」草草掃視了兩眼,他們二人便離去了。呼,SAVE!

「養蛇」一個學期以來,我尚算幸運,所遇的驚險情節,就只有上述三宗而已,而且全部都安然度過。

後記:

及後聽消息人士所說,當晚三樓的一位師姐及其「蛇」被逮,「人蛇」當場被驅逐出宿舍,據說當時火車已停駛,而「蛇主」則被罰款五百大元和被扣宿分。

另外,第二個「打蛇」的晚上有一幕小喜劇插播。同層一名友人洗澡後,忘記了帶替換的睡衣,本打算裹著大毛巾,狂奔十數米回房應無大礎,然而導師二人查房後本著好心替她把門鎖上。她半裸著身子發現門被鎖掉,頓時焦急了起來。她旋即又疾走到我對面房找人求救。最後我另一名友人便替她把導師找回來,尷尬十分地解釋了情況。導師幫她把房門打開,看見友人半裸的背影以急速離我而去,很是滑稽。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大學生活宿舍

Related Articles

放榜前的最後聚會

其實明天結果是如何,我們都心裏有數,不會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三

上集回顧:[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

在來到盡頭之前

「Possibility」,早前去診所檢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