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文地位的變化

法文地位的變化

明天考法文,也談談這種語言地位的變化。

法語先生常常在課堂上有意無意地講及法語現時如何如何受到英語的入侵,法國和美國如何在北非角力等等。慨嘆法語的地位大不如前。

事實上,根據一些歷史學家的推算,法語是中世紀時期全世界第二大語言(第一大嗎?我想不說大家也猜到)。拉丁語的影響力在歐洲大陸式微後,由於法國是歐洲大陸上的文化經濟軍事強國,順理成章取代拉丁語成為了歐洲上流社會的共同語。例如德國音樂家巴赫在覲見普魯士國王時,相互用法語交流。帝俄的彼得大帝建立聖彼得堡時,由於仰慕法國的文化,幾乎複製了巴黎,而彼得大帝本人也能操流利法語。哲學家笛卡兒在瑞典教學時,亦是以法語和女王交流。在當時歐洲大陸的宮廷之中,幾乎不會聽到該國的語言。德語、荷蘭語等被視為是賤民語言,直到後期民族主義思潮興起,這些國家才改說本國語言,但這也是作為爭取統治合法性的手段,在那些貴族心中,法語才是「高貴的」、「上等的」語言。今天最流行的英語,在當時只是「鄉下話」,今天的英國國徽上也印有一句法語「君權神授」(Mon Dieu et mon droit)的國家格言。

由於有這段歷史,令法語率先成為歐洲大陸外交上的共通語。及後法國向海外殖民,將法語帶到非洲、印度支那(Indo-China)等地。令法語的使用人數大增。直到今天一般的國際場合,例如奧運會、聯合國大會,法語必然是其中一種宣佈語言,已經成為國際慣例(奧運開幕式介紹進場隊伍的語言次序是先法後英,再到主辦國官方語言)。早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的首選第二語言不是英語,而是法語。鄧小平、陳毅都曾留學法國,而周恩來更憑他一口流利法語聞名外交界。一人之力,為中國開拓了與歐洲大陸(主要是法國)及和非洲國家外交的空間。

法語的確輝煌過,但始終不及英國人的殖民能力和美國文化在戰後高速傳播。英語成為世界上流通面最廣的語言。法語地位急速下降,甚至法語本身也受了英語影響。但不論如何,由法語所創造的文化遺產實在太多,懂得法語,你便可以不靠翻譯看懂紅酒上的標籤,乃至雨果的Les Miserables.鳩摩羅什(胡僧,佛經翻譯家)曾經如此比喻,別人嚼過的飯是容易吃,但沒有了飯的香味。這也是我決定認真學的主因。

當然,法語沒落的原因很大程度來源於他複雜的語法,一個動詞的現在式有六個變體,還有詞性陰陽,加上有小舌r音,於是令人望之卻步。同學更說這是外星語言。
正因如此,我正為了這門外星語的考試而煩惱中……

國風

國風

不是文青,只是讀過兩錢書,塵世中的一條迷途小書蟲。 不求甚解,寫作只為偶然消閒娛樂。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文化歷史法文

Related Articles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