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期望不失望,這樣就好嗎?

沒期望不失望,這樣就好嗎?

「你知不知道,你對別人是零期望的?」投下這個炸彈的人,是熟悉我已久的心理輔導員。

「對啊,沒有期望就不會失望。就像好朋友的新工作offer,我便一早叫他不要抱太大期望。看吧,對方拖了這麼久,果然就是泡湯了吧?所以一日未到白紙黑字,一日都不能放心。如果一早做好心理準備,便不會覺得受傷。我只是想『拯救』他,但他不聽我講…」期望管理,是我的做人哲學。

「如果對方向你作出承諾,而你不期望對方真的會實踐承諾,這樣合理嗎?」

「我只是不想開心得太早。」

她打蛇隨棍上,「開心得早會有什麼問題呢?」

「可能會期望落空啊,會失望,會難過,會受傷;所以我一向都會做expectation management。」我依然侃侃而談,殊不知已掉進她早已預備好的網羅。

我這兔子的腳已觸動機關,輔導員就如百發百中的獵人,扣下了機板。「你並非管理期望,你根本就是對人沒有期望,是零啊!你說是嗎?」我想了想,大概是吧,便輕輕點頭。

她續說,「橋,你知道嗎?」用一貫真誠的眼光望向我,「期望落空、傷心、失望、難過,都是每個人成長的一部份。你用你的方式去逃避了這些事情,也並非不可,但你這樣,就失去了應付『期望落空』的能力了。我有一位朋友,她是…」

她此時提起她朋友,我知道她又要說她的輔導寓言故事。

一位母親,同時也是位護士。這位母親對於清潔家居非常嚴謹,她的女兒在幾近無菌的環境中展開人生。到了女兒適齡入讀幼稚園,不再只活於媽媽的蔭庇之下,因為從小沒有接觸病源而比其他小朋友抵抗力都要弱的她,三不五時就會病倒。甚至到了一個地步,女兒受感染的程度嚴重得要在鼻翼開個切口取膿。為人母親的,一定很心痛吧?

顯然我就是故事中的小朋友,也是故事中的母親。為了不讓自己經歷那些傷心失望之苦,我把自己對別人的期望壓得低無可低︰沒有期望就不會失望,沒有失望就不會受傷。

親愛的輔導員一如既往的不願放過我,繼續問,「沒有期望又有什麼問題呢?」

我真的想不出有什麼問題,就是因為無問題,我才把它奉為我的人生哲學啊!

看見我的支吾以對,她決定將謎底揭開。「沒有期望,也沒有希望。人生應該是充滿希望的啊!期盼著什麼好事會發生,人生因期待而精彩。而你的世界只有一個字︰boring。」

是的,非到白紙黑字簽聘書的那天,我也不敢因為有offer而開心。也不敢期望別人答應我的什麼會成真,也不敢想象自己喜歡的人也會喜歡我,不敢想象會有什麼好事情降臨在自己身上…是的,之所以我的人生是一片灰色,之所以我常常覺得自己活得夠久了。人生沒了希望,世界沒了光。

「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我就知道,她接下來一定問這個問題。須知道她這一門派的心理學,就是主張「家庭如何塑造人」,現在的一些扭曲,十之八九與原生家庭脫不了關係。

回想又回想,講了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後,色彩強烈的畫面閃入腦海︰

十歲八歲的我,身穿一套粉紅色全棉運動衣,獨自坐在離家很遠的一間建材店門口,腳邊有兩個重得我提不動的大袋子,裡面裝的全是媽媽採購的食材雜貨日用品。媽媽說,「你在這裡等我,我再去買些東西就回來。」不容拒絕的語氣。

「等多久?」可憐兮兮的小孩,懇求也無法阻止媽媽丟低自己一個人在陌生的街道上等。

「一個小時,最多一個小時。」媽媽語氣堅定地作出承諾。

但孩子心知,這個承諾多半不會兌現。她還是得乖乖待在街上一個人等,也不能離開眼前看守著的兩個大袋子。人潮來來往往,孩子盡量把自己捲縮作一團,深怕別人察覺她的存在而覺得很怪異。手錶的秒針彷彿跳得特別慢,時間的流逝是不是減速了?為什麼手錶一看再看,也只不過才幾分鐘而已?

等待,對於一個孩子來說特別折磨︰從一出生開始,孩子被教導仰賴別人的幫助、聽命於他人,他被灌輸自己並不能獨立存在。當一切能夠幫助他的人退隱,當這個狀態與他的日常相違背時,恐懼的感覺盤踞心頭揮之不去。

「她會不會就這樣不回來?」

好不容易,手錶的分針回到同一個位置,而媽媽卻還是不見影蹤。那種失望,那種承諾被背叛的感覺,如同烈炎在心頭燒開,伴隨著焦慮不安的感覺,一直蔓延到頭頂,幾近化成眼淚滑落。但膽小如那童年的我,連在街頭哭出來也不敢,怕惹別人側目。

我的父母,以身作則,教導我「人的承諾之不可信」。

「可以給我買遊戲機嗎?」「好吧下次。」

「我們一家什麼時候可以好像別人一樣去街飲茶?」「嗯,好啊,等有機會,等…」

「今年聖誕可以去看燈飾嗎?」「有時間帶你去。」

「我生日能不能吃蛋糕…?」「好啊想吃什麼蛋糕?」

這些承諾,卻都沒有兌現。

久而久之,為了不再「火燒心」,我學會了不相信承諾,學會了對別人「零期望」。

他們要聘用我嗎?「呃,好吧…」沒有半點興奮。

他喜歡我嗎?「哦?有可能嗎?」才不要又想太多。

我以為管好自己的期望,就能不傷心,就能平靜,就能好好保護自己。原來卻正是這個極欲保護自己的我,把自己親手鎖進了一個灰色的世界,教我活得痛苦。

沒期望不失望,這樣就好嗎?

別橋

別橋

別橋,香港女生。曾於西班牙徒步六百公里。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hewayof2013?__mref=message_bubble


Related Articles

繼夏蕙BB後,沈旭暉也成了一個Brand

有關注沈旭暉教授(為表親切感,下稱Sim

女人愛穿什麼穿什麼

早前有一個爭議,有男士投訴港女一年四季都

作為後輩我決心做這樣的事

在日本生活的第三年,我已經去過關西地區不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