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與中醫

歷史與中醫

在香港人功利的眼光中,歷史科是一科可有可無的科目。上文提及的女團友,也問如果真的讀歷史有甚麼出路,做導遊嗎?還是當中學老師?

對於長期以「實用主義」、「專業主義」掛帥的香港人來說,「歷史科」是不能創造任何價值的。香港人為何會有這樣想法呢?在香港人眼中,歷史意義是在「講故事」,慈禧太后坐過的椅子呀,英女皇用過的鏡子呀,某某偉人的風流秩事等等……是一種聽完股市樓市,健康新知後茶餘飯後的話題。

歷史真的只是這種層次嗎?

無獨有偶,有另一個科目,叫中醫,也同樣被人誤解甚深。正如歷史對香港人的印象是「講故事」,中醫給香港普通人印象也是「開涼茶」,熱氣飲綠豆廿四味,肝火旺飲夏枯草,可謂「阿婆都識,使咩哂錢睇中醫,自己落涼茶鋪執兩執都得啦」(西藥全部用「雞腸」wor, 無理由叫中風病人自己執warfarin)。因此中醫在香港醫療界中往往處於「被歧視地位」,大部分人的無知,又加深了這種歧視。

因為大部分人對上述學科存有極大誤解,認為讀歷史一定是說故事,讀中醫一定開涼茶。

其實我們對歷史和中醫都存在極大誤解,我們只見到表象而見不到深層。中醫和歷史其實都是一套思考方法,一套學問。一個好中醫,絕不會只執兩包涼茶,只會根據病人過往病情、西醫診斷,作出全盤分析,也因四時季節、氣候,提供中醫的治療方案和預測病人病情,水平更高者,將會「治未病」,根據病人過種經驗,體質,指導其生活宜忌,有助病人改善健康、防止病情復發和提升生活質量。以往中醫,如華陀,在沒有MRI, CT等影象學科技幫助下,可以準確預測病情,非他有超能力,而是他知識面廣,兼對中醫這套思維工具和方法非常熟練,對人體解剖、生理病理都有深刻認識,收集從病人身上「數據」進行理性思考得出結論。中醫是一套非常人性化醫學,也合乎理性,故可流傳至今。只是民間對其誤解甚深以致不能發揮應有價值。

至於歷史,香港人對其誤解就更深了。說故事(即係xxx做過咩,坐過邊,住係邊,去過幾次廁所)可謂是最最皮毛歷史。和中醫一樣,歷史是一套思維方法,不過中醫是微觀,焦點在人;歷史是宏觀,焦點在「族群」。對政治家來說,歷史就像醫案一樣,把這個國家過去身體健康狀況一一列出,以地理為解剖,以史為生理,準確提出「預後」,如果自己「健康狀況不佳」,則要積極「介入治療,以防惡化」,審時度勢,制定最好政策,和中醫(其實也包括西醫(思路其實是一樣的。(比如說,如

果中醫角度,脾虛不能運化水液,住在潮濕環境對健康不利,可能會出現皮膚病或腸胃病,但如果透過食療、改變飲食習慣可以改善自己健康,越早介入,改善越大;這點好像俄國的彼得大帝,深知新生的斯拉夫國家俄國體質太寒(當時俄國主要領土在北冰洋和波羅的海地區,北緯五十度地區),體質偏乾(內陸沒有出海口),為改變俄國健康狀況,向南擴張,結果大敗土耳其帝國,奪得克里米亞地區。

由此可見,歷史和中醫都是一種高層次思考方法,而不是「講故仔」和「開涼茶」咁簡單

諸葛孔明

諸葛孔明

筆者能文好史,喜愛旅遊和閱讀,希望將國際戰略融入日常生活中,對問題有獨特看法,以「醫身難,治國更難;病難測,人心更難測」為宗旨,分析思考。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中國歷史中醫

Related Articles

索羅斯 – 改變世界的人

回家路上,突然想起了幾年前教授在課堂上一

舉起電話影相個刻,你諗緊乜?

依家呢個社會,係街上見到有咩新奇既事,啲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