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戈里- 〈死靈魂〉

果戈里- 〈死靈魂〉

愛國文人,往往吃盡苦頭。愛之深,責之切,勇於揭示民族的劣根性,只為人民可反思反省,繼而進步,帶領國家走進真正的繁榮穩定。

香港才子李怡曾說:「要愛國,先要認清國家的意義…… 看見一個人的缺點,加以縱容,與之一起沉溺,是假愛;指出其缺點,批評他知錯不改,是愛之深責之切,是真愛。所以指出國家或民族的缺點,希望國人從自己做起,糾正缺點,雖然奢侈,但無可否認是一種愛國表現。」 古語有云:「知恥幾乎勇。」,反省並接受自己不足,繼而改善,方能縱橫天下。愛國文人的用心,卻往往被糟蹋,最討厭這些文人,甚至要加以逼害的,卻往往是他們最深愛的國民。

沒有政權喜歡如此赤裸地揭示社會及民族性瘡疤的文人,俄國的大文豪果戈里 (Gogol) 便是一例。若說中國的愛國作家是魯迅,胡適和柏楊,那麽俄國的,當數果戈里。

先說魯迅, 他留下過不少愛國金句:「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國自己是不肯動彈的。」,「人民不僅有權愛國,而且爱國是個義務,是一種光榮。」,「中國惟有國魂是最可寶貴的,惟有他發揚起來,中國人才真有進步。」等。至於柏楊,他的 〈醜陋的中國人〉深刻批判針對華人集體文化和性格的缺點,並提出「醬缸文化」的觀察結論,引發轟動,也因此被列為禁書,到 2004 年方獲授權出版。果戈里的路,不比他們順暢。

果戈里生於現在的烏克蘭的一個地主家庭,嚴格來說,他其實是烏克蘭人。可是,他出生前烏克蘭就已被併入俄國,而且持的是俄國國籍,故普遍都會把他視為俄國人。

若談起俄國文學,很多人一定會先提起普希金,或是托爾斯泰,但很少人會立即提到果戈里。可是,他在俄國文壇的影響力舉足輕重,特別是在諷刺文學和喜劇上,承接西班牙文豪塞萬提斯(〈唐吉訶德〉的作者),在好友普希金的協助下,創作出 〈欽差大臣〉和〈死靈魂〉兩大名著,還有如〈狂人日記〉等短篇小說,深深影響托爾斯泰,屠格涅夫,契訶夫和杜思妥也夫斯基。

剛讀畢他的〈死靈魂〉,除了偶爾出現的旁白 (果戈里本人) 外,小說非常易讀。故事圍繞乞乞科夫,他活於經歷西方文化影響並改革下的俄羅斯帝國,當時社會貪污腐敗,人心墮落,渴望名氣,權力和錢財。主角正是當中一份子,為了攀登上流社會,藉著購買已死但身分仍活著的農奴此等荒誕行為來詐取政府的津貼,賺錢牟利。賺錢,力爭上游,本無不妥,但在果戈里筆下描寫的乞乞科夫,卻很病態,財迷心竅,他變得虛偽,一毛不拔,假惺惺,也對美女充滿幻想,角色塑造非常立體。此作寫作技巧很特別,在採用第三人稱的同時,卻會加入作者自己的旁白,進一步加深人物及社會背景的刻畫。

由於作品主要過於露骨,揭示俄國民族劣根性和病態的社會外,還猛烈抨擊農奴制和官場黑暗,繼〈欽差大臣〉飽受抨擊,出版與公演皆迅速引起俄國政府不滿後,〈死靈魂〉 手稿送到莫斯科書刊審查機構審查時,亦被否決,後來在友人的協助下,作品方得以面世。然而,就在作品引起轟動的同時,果戈里卻在對東正教的狂熱崇拜下自我毀滅,對自己的作品不滿,並受爭議,爽病及貧窮的折磨,喪失寫作激情之餘,也漸漸變得瘋狂,最後更把〈死靈魂〉書稿付之一炬,讓讀者無法再完整拜讀此書,是為一大遺憾。可是,不論如何,也不能抹去他的偉大,而他對祖國的崇敬之情,更值得所有人學習。

果戈里名言:
1. 如果有一天,我能夠對我的公共利益有所貢獻,我就會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2. 理智是最高的才能,但是如果不克制感情,它就不可能獲勝。

3. 我被一條牢不可斷的索鏈拴住在自己的國土上,我寧願要我們的貧窮的暗淡的世界,我們沒有煙囪的林舍赤裸的空地,卻不要和藹地對我凝望著的晴朗的天空。

Jenemy Ma

Jenemy Ma

平凡香港男孩一名,文字,語言,旅遊,足球,音樂,吃喝全是嗜好,雖則半桶水,但以分享為目的,渴望在各方面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Jenemy-ma/419709111429736?fref=ts


Related Articles

NJ評〈#此情此刻〉-記低這感慨

我慚愧,拿著換票證入場睇〈此情此刻〉。看

【Nj影評】職業特工隊:叛逆帝國  (70分)

經過上集《M:I 4》,大家都發現原來職

《出貓特攻隊》﹕雙贏?依然是一場「零和遊戲」

「知識改變命運」——一句哄你參加月費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