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主義與排外運動(一)

本土主義與排外運動(一)

在十五世紀地理大發現前,世界上各大洲的交流並不頻繁,生活在各大陸上的每個民族都認為自己生活在世界中心,自己的生產方式、思維方法、語言文字、建築藝術以致醫學體系就是最正統。

無論是澳洲的土著、中國、印度還是歐洲人都不約而同把自己國土在地圖上標示在世界的中心,在工業革命前,各大洲的生產模式無不是以遊牧和農耕為主,只有量的差距沒有質的分別。

直到工業革命,這一嶄新而有效率的生產方式出現後,世界開始「向西方學習」的歷史進程。工業文明和背後的生產方式、社會結構、藝術文化和醫藥科技迅速取代世代交替的價值觀以致社會文化。當這種生產方式和制度是以戰爭方式引入時候,各國必然以極端方式回應這一歷史進程,這可算是歷史上第一次的「本土主義」的運動。

在這種為回應抗拒強加在身上的生活方式而產生的排外運動,往往是由最早被歐洲列強壓迫的國家開始,例如十九世紀埃及的馬赫迪戰爭,印度的民族起義,中國的義和團之亂和日本的尊皇攘夷運動。

目前史學界的主流,將義和團之亂眨為一次毫無人道的「伊斯蘭國式屠殺」。固然義和團之亂以「神功護體」對抗槍炮只是一次不成功的笑話。義和團攻抗打北京使館區終以八國聯軍佔領北京告終。從此役開始的百年,直至今日,中國人無不仍在接受西方工業化生產方式和傳統農業文明價值劇烈衝突的陣痛。而今日伊斯蘭世界的各種極端主義,其實也正是傳統遊牧民族生活方式對西方工業文明價值觀強勢主導的激烈回應。

在這種大背景下,印度、埃及、中國、日本都出現以武力對抗西方的不理性方式。而在那時代,亞洲各國都以宗教和本土數千年的歷史作為感召,就是強調在西方工業文明未來之前,本土的社會、醫學、科技、哲學理念都是世界上最完美的。

諷刺的是,在義和團亂發生前幾十年,日本流行的尊皇攘夷運動其實和義和團不遑多讓。1862年日本發生的「生麥事件」,四名英國人在東海道生麥村因冒犯了薩摩藩主島津久光被隨行武士斬殺,而在同年又發生松本藩士斬殺英軍的東禪寺事件,正正是一年前,水戶派的攘夷浪士更曾襲擊英國領事館,可見當時日本的攘夷運動和義和團相比並不文明多少,但值得思考的是可以只有日本,能把握此歷史契機,由工業文明壓迫下的受害者變成亞洲第一個邁向工業文明的國家呢?

諸葛孔明

諸葛孔明

筆者能文好史,喜愛旅遊和閱讀,希望將國際戰略融入日常生活中,對問題有獨特看法,以「醫身難,治國更難;病難測,人心更難測」為宗旨,分析思考。


Related Articles

南海仲裁案的背後之一

現在我們看到的南海邊界俗稱「九段線」,其

社科或人文學科可能忽略的就業機會

小弟本科主修社會學。剛入學時,我本來有考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二)

上回: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