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梅畢竟不止渴──訪「我的書房」

望梅畢竟不止渴──訪「我的書房」

 

「我的書房」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mybookroom

找上荃灣二手書店「我的書房」老闆Daniel做訪問,是十分偶然的。那天他如常隨機PM人留下這樣的訊息,剛巧send到筆者inbox,想到很多二手書店經營艱難,順口問問有沒有多一點資訊可以供寫推薦文,不料因此聊開,就興沖沖與Daniel相約到位於荃灣的書店做訪問。

耳熟能詳的書店困境

「我的書房」不難找,不過在臨近地鐵站的南豐中心,但卻位於23樓,可想像到只有有心人才會光臨。狹小的店舖容納著超出容量的書,正中央有一座書的堡壘,筆者探頭找了一會,才看見窩在「書牆」後工作的Daniel。筆者一來到滿心要收集故事,Daniel卻一再表示我的書房沒有什麼故事,看著別的書店頻頻受訪,一個個吸引眼球的動人故事如數家珍,「我的書房」來來去去不過是生意慘淡。

剛到達時大約是七時,店內只有Daniel一人,頗是冷清,後來逐漸有四五位客人在書的狹縫中找書,稍一彎身就隱沒了身影。訪問時正值書展,算是書店的淡季,生意最好時要算九月開學,很多大學生會來找參考書。除此之外,那些小說散文,永遠躺在原位。

很多人以為很多城市人都慷慨捐書,二手書店算是無本生利,但在「我的書房」,八、九成書都是Daniel用真金白銀採購回來的。「你唔可以諗住人地會免費送啲珍貴既書俾你,出面有價有市。」雖然有很多有心的捐書人,但也不可否認有些人只是把捐書當作一次「大掃除」。在香港這個富裕但逼仄的城市,很多人大方捐書,卻不願買舊書,「有入無出」是很多二手書店的困局。書越堆越高,卻無人問津,結果書也就從書櫃擺到地上,從角落擺到中央。

說起書店,人們都會想起在旺角隨處可見的樓上書店,曾經Daniel也有想過在旺角開店,加入激烈的競爭,最後作罷,不單是因為租金昂貴。「俾咁貴去租唐樓,無lift,我一個人搬唔到咁多書。」曾經請過朋友幫忙「新貨大遷徙」,但他堅持要付朋友最低工資。筆者建議他「打人情牌」找朋友做一兩天義工,他似乎不太買帳,思來想去,還是覺得「點都係俾返最低工資好啲」。

11813347_987111734665377_713182038409947150_n

書店不代表清高

Daniel畢業後做過幾份工作,幾年下來,有感無法有什麼作為,想想始終喜歡書,毅然把積蓄都押在開書店上。談到書店的將來,Daniel說只能見步行步,目標不過是能達至收支平衡。「捱到下年十月約滿就執嫁啦,無話睇唔開既,啲書咪捐去救世軍。」身邊朋友都勸他放棄,但他還是希望有奇蹟出現。在這之前,他並非「等運到」,想過很多推廣方法,卻總是成效不彰。

在新之城派過傳單,Daniel說大概一千個接傳單的人中有一至兩個人會真的上來書店,剩下的不是無視,就是驚訝──唔係掛,呢個年代仲有人開書店,仲要派傳單宣傳?至於網上宣傳,不外乎在各種Facebook Page貼廣告和PM,漁翁撒網,撈回來的有Like、關於收書的查詢和粗口,唯獨沒有多少人真正走上書店。這也是為何「我的書店」有近七千Like,卻依然冷清。

訪問到了最後,在和Daniel一起討論有什麼更好的宣傳手法的同時,筆者不斷在想應該說什麼作結。那些「支持你啊」「加油啊」「頂住啊」「希望『我的書房』能……」的句子,儘管多麼飽含心意,儘管多麼窩心悅耳,也解不了「我的書房」的燃眉之急,甚至更令人心灰意冷──明明那麼多支持的人,月底打開帳目卻仍然是淒涼一片。

鼓勵很重要,但不要忘記了行動。

Japple

Japple

喧嘩特約記者。 如果你有任何故事希望與喧嘩分享,可經電郵聯絡本人。 japplewong@gmail.com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二手書店書店

Related Articles

[MK的元旦第一彈] 2016我的MJ夢

旺角乃香港之江湖。江湖者,驚奇地也。於2

[DSE放榜系列] DSE高材生迎接放榜

小智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平凡的故事。 小智是

[DSE放榜系列] 到英國升學的故事 (生活篇)

DSE放榜後,除了升讀本地大學及報讀本地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