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名為Sis的男人

有一種名為Sis的男人

Sally一邊咬已經溶爛的飲管,一邊把手機遞給我看,「呢條女連我條仔都敢flirt,真係色膽包天。」說罷露出不屑的眼神,和在人前斯文的樣子完全不同。
我看著眼耳口鼻幾乎要撐爆五吋螢幕的大頭照,清涼的吊帶背心,令人心猿意馬的caption「一直在等你」,過百個like,還有洶湧澎湃的comment,緩緩說出一句:「你睇佢想跌膊又唔跌膊咁,仲要寫到咁曖昧,唔係寫俾正印男朋友就一定係派軍糧。」
Susan大力一拍我肩,力度大得令我幾乎把已經吞下去的飯噴出來,「幾驚你話『唔係啊,我覺得佢幾清純啊』,如果係其他男人實係咁講。」
因為她實在太理直氣壯,我只敢在心裏吐槽「其實你都有份收兵啦」。
「啊Simon,我夠鐘上堂啦,下次再同你講條女幾臭西。」

我和Sally與Susan道別後,遠遠便感受到一道凌厲的目光向我射來,左顧右盼一輪,才發現是坐在Canteen後排的Peter哀怨地看著我。
「點啊。」我走過去,推推他的肩。
「你就風流快活啦,日日咁多女陪。」
我自覺眼神變得複雜起來,「個啲唔係女黎,你知嫁。」
「屌,呢啲唔係女係咩啊,兄弟啊?!你咪撚咁唔知足啦!」
我陷入一片沉默中,靜靜地看著Peter。我看不透,他到底是真天真還是假無知,這一刻,我是否應該故作意味深長地說一句「少年你太年輕了」?可是他率真的眼神中像隱含著超濃郁的鄙夷,我硬是覺得,他一早就知--

我,只係一個Sis。

終日在花叢中打滾的我,好比紅樓夢中的賈寶玉,但寶玉之所以俾女圍,一是男人太少,二是他已集齊「富」、「帥」這兩個足以召喚三分二隻媾女神獸的元素。作為一個配備高級裝備的玩家,才可以不時獲得「跟美女翻雲覆雨一次」的機會。至於小弟能獲得女兒國入場劵的原因,真是三言兩語難以說清楚。只是我的女性朋友經常像以下那樣讚美我,從某種角度來說,也算是艷福無邊。

「哇你真係好明我地!」
「你真係好sensitive,我估唔到男人都會sense到嫁!」
「連你都覺得佢係八婆啊!?」
「Simon你都幾bitchy哈哈」
「其實你係咪gay嫁?」
嗱嗱嗱,好啦下……
「係喎,我都覺得你似,真係既唔怕講喎。」
「係囉,gay好正常姐!LGBT大遊行我都有去。」
唔係gay正唔正常既問題,而係我真係唔係。
當我三番四次不厭其煩接二連三語重心長地澄清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直男時,通常她們便會尖叫起來。
「咩話你唔係gay,我一直以為你中意男仔嫁!咁你做咩唔去出擊啊!」
「又話十個Simon九個基既,原來唔準嫁。」
「喂我介紹個Friend俾你識啊!」

其實照計我同你地是旦一個出pool咪得囉,事實係唔知點解我都覺得對身邊既女人出唔到手,諗落都覺得好似亂倫咁變態。識新女又劈頭話我sis味濃,想點先?

或者我早已經俾你地收左做兵,但係連大將軍大元帥都不如,我只係一個名為sis既大太監。

偏差值

偏差值

常常在發掘離經叛道的可能,長期與體內因社教化留下的痕跡搏鬥。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friend zoneSis兩性收兵

Related Articles

揀女朋友一定要揀個織幼冷頸巾既

時值深秋,寒風刺骨,班上面既女同學開始織

同全職高登仔拍拖既日常

上高登已經成為左香港人生活既一部份,但係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