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書」與「店」何者更重要?

書店,「書」與「店」何者更重要?

 

「書店」不過就是一種店,但在香港,彷彿「書店」二字便帶有一股晦氣。撇除某些惹人痛恨的連鎖書店,其實也有不少營利可觀的樓上書店,只是在嚴重虧蝕中掙扎度日的始終更多。

有人說商業世界汰弱留強是自然法則,可是書店的「店」能夠有多重要呢?身為書店老闆,很會做生意卻不懂書,與,很懂書卻不會做生意,何者更好?

不得不再提起青文書屋的結局。在遷入石峽尾新址前,老闆羅志華因在倉庫整理書籍時,被塌下的書籍活埋而死,這個悲劇像一個寓言般,被許多人引用來道出傳統書店的窮途末路。一宗意外或許只屬遇害者的不幸,不必無限放大,可是稍看文化人對羅志華的悼言,便覺得這只是一個過度轟烈的必然結局。

馬家輝曾在灣仔青文結業之日登店拜訪,他形容當時「羅志華雙眼因為搬書勞累而紅腫不堪,狀頗落寞」,其實都是積勞。黃駿曾幫忙看守過青文一段日子,也在網誌中提及羅曾經說過自己「十幾年未放過假」,那時經常坐在他旁打瞌睡,甚至發出春雷般的鼾聲。當然了,一來是獨力經營書店,二來有出版事業要兼顧,這不僅是場「一人戰爭」,而且是持久戰役。

所有人也看得出這不過是硬撐,陳雲看羅志華的工作,早不樂觀。「他的出版生意, 並非一時斥資救得了的。老實說,即使我這個無心營商的人,也覺得他並非營商材料,只是視文化出版為終身事業,守住書屋,矢志不渝。……羅君出版的書難在聯營的連鎖書店上架,售後結賬緩慢,業主加租逼遷,影印機供應商上告錢債法庭索償,書店現金流斷絕,三餐不繼而要遠赴異鄉教拳為生,生涯苦得像民初戰亂時代的文人,但命運卻是寄託在大資本肆虐的香港盛世。」1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商業奇才,有多少個百分比的讀書人同樣善於營商?讀書人開書店,不過是一份熱情,甚或深情。

若是其他行業,一個不擅經營的老闆絕不會贏得同情。可是在香港,開書店並不是一盤純粹的生意,用飛蛾撲火來形容也不足為過,故我認為,看書的人幾乎是有責任去支持這些事業。然而,香港有好些對賣書人肅然起敬的人,一瞥見書店的故事便要在臉書上瘋狂讚好與分享,卻從沒有步入他們口中「需要支持」的書店買過一本書。我無意斥責他們,畢竟香港人家很小,擺不下多少書,說來果真又是土地問題。這篇文章,東拉西扯說了一堆,只是再度提醒大家,支持不能當飯吃,不要習慣性把表態當作行動。

延伸閱讀: http://thehongkongblind.blogspot.hk/2008/02/blog-post_25.html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紅場.紅牆

說起俄羅斯的「地標」,人們第一時間一定會

平壤-我們最幸福

在二十一世紀的大幕剛開始,在二十世紀叱吒

[帽子戲法] 運動與國際關係

上期內容:[帽子戲法] 足球與愛國教育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