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義士?

暴徒/義士?

旺角騷動事後,好多人都討論示威者這樣究竟是否正確,以對錯/非黑即白的眼光去這件事,但隔岸觀火的大部分過後都是以自己的政治立場來分邊。

老實說,我同情部分警察。因為他們身在這個戰場,並非全是自願,有些可能沒有惡對示威者的前科,只是背負著市民對暴戾的同袍的仇恨……但我清楚,我之所以能這樣「理智」地做這種推斷,是因為我沒有站過在抗爭的前線,沒有被警棍毆打過,沒有切身感受到絕望的恐懼與憤怒。要是我給人打一棍,我不認為今天我還能說出「同情部分警察」這句話。

人的觀感一般是很直接的,而且通常是負面的停留得比較久,警察作為一體,就正如抗爭者作為一體,只要有一個警察毆打過一個抗爭者,兩方作為整體便會陷於對立,換句話說,就是敵人。所以抗爭者暴力對待警察,不是該不該,而是會不會的問題。而警察與打爭者之間的搏鬥在社會風波不斷的情況下是無可避免。

政府不作為,將警察和示威者置於二個對立點,二方陣對視彼此為敵人,攻擊敵人有無道理? 上二方當然覺得自己有理,一方覺得自己在維持社會安穩,一方覺得自己正在爭取社會公義。那大概只是上戰場前或完戰後的想法,在戰場裡,誰不想對方死,獸性的本能才是真正驅使你一舉一動的動力。要是面對著敵人,你也不能期望對方會有仁慈,對方也直覺覺得你一動就是準備襲擊他。我不是說出去抗爭就該打,只是說往後大家面對的只會一次比一次更無情的打擊,大家要做好準備。對準政權,勿忘初衷,你要爭的是是非非,不在於自己到底是暴徒還是義士,而是香港政府要停止漠視基層市民的利益、犧牲小市民去喂飽大商家和施政倒行逆施。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女人的錢都花在贖回自己的羞恥心上

都說女人錢易賺,有說女人消費慾太強,或是

下一代真的不如你這一代嗎?

每一天都聽見有人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嬌生

[我城是非] 兩城一線

週三上午十一點,我從山下匆匆搭上小巴,大